— 芒果蛋糕 —

【卡埃】听说每当有人问埃米怕不怕黑的时候他都会说不

仍然是上次的up主梗(。

Ooc慎入。 前一篇:那天埃米想起了被小裙子支配的恐惧

——————————————————————————————

    “所以……埃米,你,怕黑?”


    “不。我只是,站累了歇歇。”


    “那你可以松开了吗?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不。不要。”


    埃米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候了。

    他现在正以树袋熊抱式的姿势死死搂住卡米尔的脖子不放。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埃米一脸沧桑地想着。


    十分钟前,他还在欢快地直播打着游戏。

    自从经历上次没上钻石被迫穿小裙子的噩梦之后,埃米用他脸上连续挂了一周的黑眼圈换来了现在还差一颗星上钻石的战绩。

    这把是最后一局。

    埃米看着段位图标上金灿灿的四颗星,宛如老母亲在看自家闺女终于有出息一样,很是欣慰。

    “我,呆毛,今晚要上钻石。”


    【这句话怎么似曾相识呢2333】


    【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句话来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hhhh】


    【他就像是戏台上的老将军,插满了flag。】


    【前面的别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up主,你一雪前耻的时候到了。虽然我看不见你上钻石的可能性但是!人啊,不努力一把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梁静茹给的up主的勇气!我们要相信up主他上不了钻石的!】


    【前面的几个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呆毛加油我看好你!即使前一个flag被拆得四仰八叉仍然坚毅地插起了又一个flag!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精神啊!!所以!我!赌呆毛上不了钻石。】


    【一群戏精。前面的我差点就信了你们的邪。我赌上不了。】


    【跟队形的,你们的良心不仅没事还活蹦乱跳。日常欺负呆毛哈哈哈。】

 

    埃米这边已经开局了,这次他终于非常老实地去打了蓝之后到中路吃兵线。鬼知道他以前是哪儿来的勇气作为一个脆皮法师满地图跑还跟打野抢野来着。然而这样作死的后果就是队友在开主宰的时候埃米被主宰一巴掌拍死了。

    对,一巴掌,拍死了。

    团战的时候埃米生怕自己一个富有想象力的走位,一个脑洞清奇的连招,队友就死了一大窝了,小图标上的五个黑头像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深深的心酸。

    但是目前这局似乎是顺风局,埃米的视线瞥到左上角优势极大的比差,表示这局躺赢躺得很开心。



 

    另一旁在厨房的卡米尔正在直播做甜点,这次要烹饪的是抹茶曲奇。

    “将已经揉好的面团按照模子按压出形状,撒上巧克力豆。”


    【up主的少年音好好听啊……我大概是出不去了。】


    【边写作业边听直播真是件享受。声音超级苏。老夫多年的少女心啊。】


    【我相信为了听up主的声音来看直播的不止我一个XD】


    【前面的你别跑带我一个。】


    【从来不关注直播内容只为来听声音的我,看了两个月的直播然后一点烹饪的技术都没学到。】


    【我也……。我的甜点从来都是烤成塑胶模。】


    【↑醒醒,满足吧你。我做出来的东西吃下去就是食物中毒谋杀案了。】


    卡米尔正往面团上倒巧克力豆,角度没把握好一不小心整袋的巧克力豆全洒了出来。

    望着满地蹦跳着的巧克力豆,卡米尔轻咳一声,淡定地拉了拉围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反差略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up主可爱到我了(瘫倒)】


    【突然戳中萌点。好可爱啊想(。)】


    【前面的停一停,三年起……算了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在卡米尔捡巧克力豆的时候,埃米这边六分钟还没到,对面的中路塔已经被拆到高地了。

    埃米躲在草丛里,心里盘算着等会对面一过来他就一个位移上去一技能接大招然后普攻加二技能再一套公式过去就完美carry全场。

    然后上个钻石,成为人生赢家。

    可是,目前的状况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他正一个位移上去才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大招都还没点出来,周围就啪地一黑,吓得埃米摔掉了手机砸在地上自动关机。

    哦草。

    ???????????等等我就差那一局就上钻石了啊我????我还在直播啊!!!!!!!!!!!!!!!!!!!!!!!!!!!!还有现在是什么情况啊!!!!突然天黑?!??搞什么????!!!


    埃米第一时间下意识地飞奔下床去拯救自己的手机,哦对还有他的排位。

    试图开机尝试了十几次均无果后,埃米在欲哭无泪中感到了人生的灰暗。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卧槽怎么停电了???



 

    厨房里的卡米尔在突然停电后愣了几秒,弹幕也是满屏的不明所以。


    【??怎么突然黑了?我手机卡屏了?】


    【线路问题???不是吧。】


    【我还以为是我手机出了问题。吓一跳。】


    【这里刚进直播间,怎么这么黑啊。不明觉厉。】


    【背景其实是煤老板尬舞友情演出。】


    【白天不懂夜的黑。】


    【哈哈哈哈哈前面的退群吧你们整天就知道欺负银爵。隔壁煤老板已经在拿刀赶来的路上了。】


    【在直播间里请不要刷其他的主播,谢谢合作。】


    “抱歉大家,可能是停电了。”冷静如卡米尔,在微微诧异之后理清了现在的状况。

    然后房间里传来埃米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米尔——!!”


    【等等这个声音是不是有点耳熟??】


    【卧槽我怎么听见呆毛的声音了。】


    【我我我刚从隔壁呆毛那儿过来,呆毛直播间挂了。】


    【同从呆毛直播间空降……呆毛一分钟前突然断掉了直播,我来这里看看什么情况。】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各位稍等,我暂时离开一下。”卡米尔丢下一句话就赶紧往埃米的卧室里跑去。


    “怎么了?”卡米尔扶着门框微微喘着气看向埃米。

    “哇卡米尔有鬼啊!!!”埃米嗖的一下扑向卡米尔的怀里,死死地吊住他的脖子不放。

    卡米尔环顾了一下四周,风吹起窗帘,发出鬼泣的哭声。

    “埃米,那是风声。”

    “啊???”埃米这才从卡米尔怀里微微抬起头。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所以,你……怕黑?”


     “不。不是!!!”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卡米尔作势就要离开。


    “别,等等!!!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埃米硬是趴在卡米尔身上不肯松手。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床太长太宽了。”

 

    “……”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被子我一个人盖不下那么多。”

 

    “……”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枕头适合两个人一起睡。”

 

    “……”

 

    “卡米尔,其实,我……怕黑。”

 

    “今晚我陪你一起睡。”

 

 

    然而卡米尔还没关的直播间里已经炸了。


    【囍。你们去结婚吧我看不下去了。】


    【措不及防一口狗粮。】


    【各位,我们明天看直播的地点可能就是在民政局了。】

————————————————————————————————-


//论结尾如何正确翻译://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床太长太宽了。”

   (卡米尔你今晚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

   (不,我拒绝。)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被子我一个人盖不下那么多。”

  (你就陪我一起睡嘛!!都停电了你看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吗。)


     “……”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拒绝。)


    “卡米尔,我觉得我的枕头适合两个人一起睡。”

  (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为什么还不同意!!)


    “……”

   (拒绝。)


    “卡米尔,其实,我……怕黑。”

   (非得逼着我说实话。)


    “今晚我陪你一起睡吧。”

   (好的我同意了。)


死傲娇hhh

今天的蛋糕有肝了吗,没有。_(:зゝ∠)_



 


评论(14)
热度(936)

2017-10-21

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