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艾比说白礼服黑礼服是由攻和受决定的

卡埃结婚梗,一个很有病的脑洞。

涉及cp见tag。

————————————————————————————————

    今天是卡米尔和埃米人生中一大重要事件。

    著名恋爱学家艾比云:“结婚这种重要日子,白礼服黑礼服是由攻和受决定的。”


    在一旁的埃米听到这话向自家老姐翻了个白眼,然后对着自己面前的白礼服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我为什么是受?”埃米睁大那双充满了受气的眼眸望向艾比。

    “小傻子,你没看这是卡埃tag吗?你明显在右啊。”艾比一脸慈祥地摸了摸埃米的头。

    那根呆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焉了下去,耷拉在埃米充满了受气的小脑袋上。

    埃米拒绝承认他很受气这个事实。


    “还有,19cm身高差真的很显眼。”


    停,加上呆毛明明一样高好吗。

    “可是你连呆毛都塌了。”艾比笑眯眯地对着还活在梦里的自家老弟无情地戳穿了现实。

    于是埃米的那根呆毛不仅塌了,还以半径为圆的距离内散发着深深的怨气。

    一旁的艾比露出了一脸计划通的表情。

    谁叫你比老姐我先嫁出去,我艾比今天就要戳死你。


    “行了,赶紧穿礼服,婚礼要开始了。”


    “不,我拒绝。我抗议。你们这是压迫。”


    “抗议无效。”


    “除非你们把这套该死的白礼服换成黑的,不然我就一直瘫在这儿。”


    “那你得征求一下你家对象的意见。”艾比挑了挑眉。

 

 

    然而此时的卡米尔正在婚礼大堂的门口接待宾客。

    “行啊卡米尔,你这一身黑西装挺帅的啊。回头我也整一套。”雷狮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弟弟,感叹着卡米尔终于遗传了自己的英俊。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受咯?”和雷狮一起来的安迷修不满地撇撇嘴。


    “不然?”


    “你可别忘了昨天晚上是谁在下面的。”


    “哦?那你今晚是想试试在下面的体验吗?”


    “你的腰这么快就好了?”


    “有腰伤的是你吧,骑士先生。”


    “……”

    卡米尔对于他家大哥大嫂当众开黄腔的行为表示沉默。

 

    “卡米尔!!”刚进来的金松开挽着格瑞的手噔噔噔地跑了过来。还有老脸一黑的格瑞。

    “金,中午好啊。”卡米尔向他伸出手握了握。


    “埃米是在后台吗?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可……”


    比结婚新人本人还要兴奋的金兴冲冲地拉着格瑞向后台跑去。


    “以。”卡米尔望着自己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跑开的金,无奈地叹了口气。



 

    “埃米!!!”金从后台探出一个脑袋,随后被格瑞拎了进来。

    被丢进来的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看着面前的埃米问道:“埃米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啊?是嫌衣服不好看吗?”金的视线移到了那套白礼服上。


    “哇白礼服吗!我觉得很好看啊!我跟格瑞结婚的那天就是穿的白礼服!!我超级喜欢那套衣服!!”

    艾比:“……。”

    埃米:“……。”

    格瑞;“……。”

    金:“诶怎么了?我有说错吗?”

    没有。你开心就好。

 

    “我去叫卡米尔。”

   艾比决定迅速远离这个gay气满满的地方。果然世界上的好男人都有男朋友了。

    埃米望着那套闪闪发光的白礼服,伤心地缩成一团。


 

    于是当卡米尔来到后台的时候,就可以看见一个缩成球的埃米瘫在那儿。气鼓鼓的腮帮子强烈表明了本人的不满。

    卡米尔走到埃米面前微微蹲下。

    行又是这该死的身高差。埃米的头埋得更深了。

    卡米尔伸出手指比了个“五”。


    “五个芒果慕斯,外加一杯芒果奶茶。”


    “成交。我马上就去换礼服。不准反悔。”缩成团的埃米迅速抬起头来。


   艾比:“……”

   金:“……”

    格瑞:“……”

    艾比:“我……去看看婚礼蛋糕订好了没。”然后她哭着跑开了。


    “咦我老姐为什么要哭?”埃米不解的问道。

    “可能她比较感动吧。”卡米尔宠溺地摸了摸埃米的头,“好了快换衣服吧。婚礼要开始了。”


     “格瑞,”金突然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望向格瑞,“我觉得我这个婚结亏了。”

    “想吃什么,回家给你买。”

    “好耶!格瑞最好了!“

 

 

艾比: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该有的温暖。


评论(10)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