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请问您掉落的是哪只卡米尔

热烈庆祝卡埃tag破2000!!!!BGM应有鞭炮声【XD】

能入卡埃和各位老师一起吃小男孩组实在是太幸福了呜呜呜。

算是个贺文?虽然质量不高。

看完后请回答:您掉落的是这只学长卡还是这只皇子卡?

——————————————————————————————————

    埃米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遇到两个卡米尔。连头发丝儿都是一模一样的那种。

    “……”

    埃米表情严肃地坐在一旁,打量着面前的卡米尔,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句:

    “你谁啊?”

 

    事情要从五分钟前说起。

    今天的埃米也依然充分发挥了赖床的本领,在闹钟铃响起时一把砸烂了可怜的小闹钟后选择了翻个身继续睡。

不,闹钟做错了什么。

    当埃米把头埋进被子里就快要和周公继续相会的时候,铃铃铃的闹钟声又不断地响起。

    靠,这该死的闹钟生命力真顽强。下次叫卡米尔换个好砸点的闹钟。

    埃米有起床气这件事情是从小就有的,只不过因为以前还要让着比自己更有起床气的姐姐没有发作罢了,自从和卡米尔交往后就仗着有人宠起床气有地方发了才开始无所顾忌起来。

    现在被闹钟吵醒两次的埃米有些烦躁,嘈杂的闹钟声像是铁了心要为国捐躯叫醒祖国的花朵起来为祖国未来而奋斗,让埃米瞬间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埃米连动都懒得动一下,用被子厚厚实实地盖住自己的脑袋假装听不到。

    在埃米心里盘算着这讨厌的闹钟什么时候才会自己停下来的时候,随着一阵脚步声后闹钟声戛然而止,应该是卡米尔进房间关闹钟了。埃米这样想着,用迷迷糊糊地声音喊了卡米尔的名字。

    房间里的人闻声似乎是顿了顿,却没有回应。

    “卡米尔你又不理我。”

    ’埃米有些委屈地醒了瞌睡,极缓慢地从床上坐起,额头前细碎的刘海因为不规则的睡姿而乱糟糟的,埃米也懒得去理,平时这个时候是该卡米尔一边嫌弃这他懒一边帮他理理碎发,然而今天却没有。

    埃米眯着眼睛仰着头望了好一会,并没有一双手覆上自己的脑袋整理刘海。他忍不住睁开眼睛——

    “???卡米尔??”

    “嗯。”

    埃米在看到面前身着军装披着红色的袍子头上还戴着一个小皇冠的卡米尔,怀疑自己今天的眼睛是不是没长好。

    “哈?你一身军装是什么情况?cosplay?新潮流?”

    “还有,我为什么会觉得你突然长高了??”

    埃米望着卡米尔,脖子都快酸了。

    “……”

    面前的人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

    埃米在将卡米尔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这两个选择当中放弃了后,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卡米尔,明明是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说出的却是陌生的话。

    埃米的视线落在卡米尔右臂的军徽上,条件反射地将上面的字读出声。

    “卡米尔……少校?”

????????????????

??????????????????????????????

??????????????????????????????????????????????????????????????????????

    “卡米尔,你这个高仿军徽哪里弄到的?好逼真哦!”

    “这是真的。”

    埃米刚想捂着肚子笑起来,但是看到面前的人认真的神色还有联想到卡米尔不喜欢开玩笑后,隐隐约约地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等等,那你是……”

    “克兰多邦少校·卡米尔。”

    ??????

    埃米似乎是被这个鬼名称雷到了,咳嗽了两声后合上了自己的下巴。

    智商突然充值到账的埃米推理出了这个家伙要么是脑袋突然抽经的现实中的卡米尔要么就是穿越过来的另一个卡米尔。太不容易了我居然能推出这么厉害的事情。

    “所以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不过依情况看可能暂时回不去了。”面前的这个卡米尔沉沉地开口。

    “暂时回不去没关系的,”埃米接受事实的速度似乎比他还快,“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哪里的卡米尔?”

    “克兰多邦国的……算是四皇子。”

为什么要说是“算是”?埃米正想开口,突然想到自己现实中的卡米尔似乎是私生子,面前的这个卡米尔估摸着也是这样的情况吧。

    “那你还记得你来这里之前在干什么吗?”

    “记得。”

    “在打仗。”

???????????????????????

    埃米觉得这是他黑人问号最多的一天了。

    不过面前的这个卡米尔无视了埃米的黑人问号脸,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克罗多邦国和斯蒂卡国在进行着一场争夺领土的交战,我代表克罗多邦国出战,正在行军的路上遇到一湖泉水,然后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哦——”埃米将这个字拖出长长的尾音,“少校啊,那你一定很厉害啰?”

    百度上说当一个人在面对熟悉而又新鲜的事物时会异常兴奋,现在的埃米充分的验证了这句话——

    他正在兴奋地环着卡米尔绕圈研究着那身异常正经的军装。红袍子上的羽毛摸起来软软的,头上的金色皇冠也闪闪发光。当埃米准备去触碰那枚军徽的时候,被卡米尔抓住了手。

    “不许碰。”

    “好嘛好嘛。”埃米讪讪地缩回了手。

    “那那这个皇冠是真的吗?我可以拿下来吗?”埃米指了指卡米尔的脑袋顶上,皇冠下的人点了点头。

得到了允许的埃米伸手去碰卡米尔头顶上的小皇冠,不料没控制好幅度,直接整个人失去平衡扑倒在面前的军装卡米尔身上——

“咳。”

    站在门口的现实中的卡米尔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捏爆了的手中热好准备端进来的芒果奶茶。

    “卡米尔你快看这个是另一个世界的你,还是皇子!还会打仗!是不是超级酷!”埃米显然并没有认识到目前的危机,兴致勃勃地介绍着。

     “啊皇子卡米尔这位是我的学长卡米尔!我们现在是同居!他是我的恋……”

    埃米话还没说完,只见现实中的卡米尔走向皇子卡米尔,仰头迎上他的视线。

    面前的皇子卡米尔显然比现实中的卡米尔年长,所以身高差了半个头。

    虽然这样自己盯着自己的脸有些奇怪,但是现实中的卡米尔还是缓缓地开口:

    “听着,我不管你是哪个平行世界的我,他——”卡米尔指向一旁的埃米。



 

“他是我的人。”

————————————————————————————————

_(:зゝ∠)_

评论(8)
热度(535)

2017-12-03

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