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每天都要更喜欢你一点

天冷了就是要吃粮。自给自足。微雷安。只有几句话就不打tag了。

一点都不甜。而且ooc。新年快乐啊。

———————————————————————————————————

 

    “你好啊!我叫埃米!”


    惊醒的梦被突然打碎。

    卡米尔从病床上睁开眼睛,望到的是一片茫然的白色。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窗帘,覆盖着整个房间。床头柜放着几只香水百合夹杂着满天星,馥郁的花香若有若无地掩盖住了消毒水的味道。插花的玻璃瓶像是刚被人换了水,透过阳光散成细碎流动的光影。

    环视了整个房间后,卡米尔开始细细回想刚刚的梦境。


    埃米?埃米是谁?


    卡米尔发现自己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目光触及到床头柜上的浅蓝色日记时,停落了下来。

    这是我的日记?


    卡米尔伸手去够日记本,才发现全身酸痛无比根本使不上力,再加上试管和瓶瓶罐罐的束缚,简直就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但是那一片小小的海蓝色让他移不开眼睛。

    熟悉的,星辰般的蓝色。


    ——是他的眼眸的颜色。


    “他”又是谁?

    好烦,什么都想不起来。

    卡米尔深呼出一口气,侧着身子费了好大一股劲终于够到了那本日记。

    打开扉页,微微泛黄的纸页上写满了“埃米”。


    埃米?

    又是这个名字。

    卡米尔对“埃米”这个名字的好奇心更强了,他迅速地翻开了第一页。


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阴

    我是卡米尔,我有一个大哥叫雷狮,他的男朋友安迷修是我的主治医生。我还有个恋人,他叫埃米。

    我不记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从安迷修先生那里知道了个大概。

    我经历了一场意外事故,从此之后记忆只能维持24小时。安迷修先生说这种病叫做苏萨克氏症候群。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当然我认为失去记忆之前的我也没有听说过这种症状。安迷修先生说这种病例在全球都很罕见,也不知道是怎么找上我的。

    才醒来的时候,我谁也不认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这种糟糕的情况一直从早上持续到下午,安迷修先生建议我写日记以防止忘记一些重要的事情。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因为早上的时候一位大呆毛的男孩子来过我的病房,他和我一样,有着黑发蓝眸。我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也许是在梦里。

    那位大呆毛的男孩子看见了我后就哭着跑过来抱住我,连手中提的蛋糕的包装盒都扔了。我看着塌在地上惨不忍睹的蛋糕,觉得十分可惜。

    他抱着我哭了好一会儿,才哽咽着松开,揉了揉哭红了的眼睛带着微微颤抖的哭腔对我说:“卡米尔,你终于醒了!!你都不知道我在病房外面等得有多辛苦!!!!等你好了我一定要打你一顿。居然敢让我这么担心!”

    我有些呆呆地望着他,忍不住开口:“抱歉。你……是谁?”

    他听到这句话似乎是愣住了。

    然后我看见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颊上的泪痕快干了都没有说话。

    他微微低垂着头沉默不语,那双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仿佛不相信我刚刚说的那句话。

    说准确点,应该是不相信那种话会从我的口中说出。

    我看着他委屈得强撑着眼泪连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一件事。

    但是我确实不认识他啊。

    应该说,我确实是忘记了他。

    他是我的恋人埃米,这是后来我从安迷修先生的口中知道的。难怪他会那么难过。自己的恋人不认识自己了,的确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而我知道,我就是那个残忍的人。

    安迷修先生说,我很喜欢他,非常非常。

    我当时愣在了原地。

    我失去了记忆,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但是看着安迷修先生脸上认真的神色,我好像不知不觉就接受了这件事。是的,我喜欢他,那个名叫埃米的男孩。

    所以在我失去一切记忆之后,看见他的模样还会从心底里升起一股熟悉。

    所以在他得知我忘记了他而难过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心疼,忍不住想要给他一个拥抱安慰他。

    但是当时我却没有这么做。

   安迷修还告诉我,我最喜欢吃的是蛋糕。所以埃米在得知我出事了之后的第一时间带上蛋糕冲到医院。

    还不忘带上蛋糕。

    听到这里的我忍不住扬起嘴角。

    他真的对我很好。而我更加确定的是,他就是我的恋人。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

    啊夜已经很深了有点困了呢,先睡了。但愿明天的我能看到这本日记。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晴

    我叫卡米尔。

    我失忆了。

    我的大哥叫雷狮,我的主治医生叫安迷修,我的恋人叫埃米。

    今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幸运的是我发现我床头柜上有一本日记。

    通过前一天的日记,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天的日记每句话都不离那个叫做埃米的男孩,看来昨天的我是很喜欢他了。

    连日记都是买的海蓝色,和他的眼眸一样的颜色。

    但可惜的是,今天的我不认识他。

    所以当他提着蛋糕再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我用一种几近陌生人的防备眼神望着他。

    至于为什么要说是“再一次”,这是我看到昨天的日记时才知道的。

    是的。我好像又伤他心了。这种感觉真糟糕。

    我不想看到他哭的样子。



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晴

    今天埃米来陪我跨年了。

    通过之前的两页日记,我清楚了我现在的状况,也渐渐适应了。

    只不过看到埃米那双湛蓝得没有一丝杂色的眼眸,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我告诉他我忘记了他,另外,我很喜欢他。

    他似乎没有那么难过了。今天晚上我们约好一起看烟花。真好。


 

    卡米尔有些暗暗吃惊,又迅速翻了十几页。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晴

    今天埃米他们开学了,也就是说不能来看我了。

    我已经渐渐习惯了睁开眼睛就看一眼日记,至少这三个月里我都是这么做的。

    三月份才刚开始,窗台上的迎春花已经半开半合,春天就要来了呢。

    阳光照在我的床单上,暖烘烘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安迷修医生说,只要我坚持治疗,还是有痊愈的希望的。

    所以我每天坚持按照他的指示吃药和做适当的锻炼,虽然很累,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能放弃。

    身体很酸痛,也一天比一天虚弱,有时候我只能喝白粥,但是埃米还是给我带蛋糕,被安迷修先生制止了,他就偷偷地把蛋糕藏在包里,等安迷修不在了就溜进来递给我。

    我非常非常想对埃米好一点,但是遗憾的是,“喜欢”这种情绪并不能延续。

    虽然我的潜意识不断告诉我我很喜欢埃米,但是失去了记忆的我在望向他时还是会有惶恐和防备的情绪。

    看到他又一次难过,我觉得自己真过分。但是我无能为力。

    我百度了一下这种病症,得知全球已知的病例只有240例。

    我不想过这种生活了。

    我想离开这里。

    我觉得自己每天活得像个废物。

    但是每次看到埃米的眼睛,我就彻底打消了这种想法。

    加油啊卡米尔。

    当你痊愈的那一天,一定要给埃米一个拥抱。


 

    卡米尔的目光停滞了。

    “当你痊愈的那一天,一定要给埃米一个拥抱。”

    卡米尔摩挲着纸张,轻读出声。

    好像,好像有什么酸咸的液体打湿在纸张上,模糊了“埃米”这两个字。水晕和着黑色的笔墨融开。

    吸了吸鼻子,卡米尔又连续地翻过一大半,直到翻到了昨天的日记。



2017年12月30日    星期六    晴

    距离我出事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

    我觉得这一年过得很快,却又十分漫长。

    安迷修先生和大哥前几天已经结婚了。据说当时大哥强迫着安迷修穿婚纱,想想都好笑。我和埃米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进展呢……

    埃米就好像我生命中的一道光,在我被迷雾与黑暗笼罩住惘然无措时,照进了我的世界。

    他是我的光。

    这一年里的时间大概就是,吃饭,睡觉,陪埃米。

    我的日记已经记了很厚的一叠了,看着就要到尽头,什么时候得重新去买一本。当然,还是要海蓝色的封皮。

    那是埃米的眼眸的颜色。

    我最喜欢的颜色。

    埃米说明天晚上要陪我一起跨年,还要和我一起看烟花呢。好期待啊!

    一年就要结束了呢!说不定明天我就好起来了!然后笑着拥抱他告诉他我记起来了,我什么都记起来了。

    他一定会非常非常开心。这一定是最好的新年礼物了。

    明天的卡米尔,别忘了你要在埃米来看你的时候给他一个微笑。埃米要陪她的姐姐艾比,所以他会晚点来。别忘了一定要对他好点。


 

    卡米尔关上日记本,深呼出一口气。

    这时候病房的门恰好被打开,首先探进来的一颗大呆毛的脑袋,然后整个人才完全呈现在眼前。

    卡米尔非常清楚,他就是埃米。

    埃米拿着礼物的手藏到背后,轻轻地走了进来。

    卡米尔带着试探性的目的喊了声:“埃米。”


    这是陈述句的语气。不是疑问句。


    埃米顿时就停下了脚步,身后的礼物掉在地上发出“啪”的好大一声声响。


    卡米尔看见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尾音微微颤抖地问了一句:“卡米尔……你记起来了?”


    那期待而又慌张的样子,让卡米尔差点就点了点头。

    但他很清楚,他并不像欺骗埃米。


    “抱歉。我……并没有想起来。我是通过日记才猜出你就是那个人的。”


    埃米亮晶晶的眼睛瞬间又黯淡下去,他努力撑起一个微笑,说:“没关系啦,习惯了。”


    你别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


    卡米尔继续说道:“不过我从过去的日记里发现虽然每天的我都失去了记忆,但始终记得一件事。”


    “每天的卡米尔,都一直喜欢着一个人,喜欢到日记的扉页上写满了这个人的名字,喜欢到每一天的日记都要不断提及这个人。”


    “而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埃米。”


    “所以,今天的卡米尔,也无一例外地喜欢着埃米。”


    卡米尔抬起头,两双湛蓝的眸相对,那是大海与星辰的交界处。

    这时候,随着滴答一声,时针不偏不倚地指向十二点。窗外的烟花绽放着,着急面前人眼眸里的光忽明忽暗。

    埃米只觉得窗外的烟花声遥远得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耳畔只落下卡米尔轻声的话语。






   “新年快乐。所以,明年也要继续喜欢我啊,埃米。”







————————————————————————————————————

所以,明年也要继续待在卡埃啊大家!

另外,这篇是有后续的,我有点不敢放……_(:зゝ∠)_怕被打

 

 


评论(21)
热度(404)

2017-12-31

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