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你别不是个高仿的卡米尔吧!?(01)

明星paro。放飞自我的产物。超级ooc!!被雷劈的外焦里嫩的ooc!!

以及微瑞金。瑞金戏份比较少要不我就不打tag了吧:D

大概极短小的三章完结的样子。不过估计会坑掉。

————————————————————————————————————


    "喂?姐,你到底在哪儿啊?!"


    埃米一只手抱着一大束比自己还高的金玫瑰,一只手拿着手机满腹牢骚地询问自家老姐的坐标。
    说起自家老姐艾比,别的优点要啥啥都没有。非得硬生生扯出来一个也就是毅力十足了。
    说起来这毅力十足,实际上只是对美男子的痴汉力Max,娱乐圈的当红小鲜肉几乎被她追了个遍。


    比如说最近才火的那个小新秀金,靠着一张天使脸和正太音人气一路飙升收获了一堆狂热迷妹,这其中充当其首的可以说除了艾比,没有人比她更石乐志了。什么送花送巧克力写纸条包下整家粉丝专卖店店的call棒什么啦,什么花七天七夜不睡觉日完小鲜肉的一万多条微博,巴不得把人家牙都还没长全时候的陈年老底哪怕是一点碎纸屑都翻出来。管的比格瑞都还多。


    说起这个格瑞那可是大有来头,据说靠着一部电影成功晋级一线演员,靠着卖的一手好高冷帅气范走着傲娇男神路线,粉丝天天在家门口蹲点就是为了瞅一眼这朵高岭之花。
    对,就瞅一眼,一小眼。


    曾经有大胆粉丝上前给格瑞送了一大盆芦荟并当众深情告白,据说后来被格瑞拉进了粉丝黑名单。
    这次事件又称芦荟告白事件。


    继此事件之后再也没有哪个粉丝带着自己的脸皮上去送花了。艾比倒是粉过格瑞一段时间,不过这个人实在是太无聊,微博里除了几条关于新作品的宣传就没别的存货了,一点可以值得八卦的爆料也没有。使人非常不理解这种无趣的人是怎么保持这么高的人气的。
    艾比甚至觉得连天气气象局的微博都比格瑞微博有趣得多。
    至少人家打几个℃还带图的是不是。


    至于为什么说艾比沉迷金管得比格瑞还多。
    自从金被爆料是格瑞的发小时候整个娱乐圈简直都炸成了呼啦圈。
    当前人气最高的两位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小鲜肉竟然是发小?!刺不刺激。
    本来娱乐新闻的官方微博号还准备搞个近期最佳演员奖的竞猜,让大伙来预测预测这次格瑞和金究竟花落谁家。当时他们还写了一个特别nb的竞猜宣传来着。


    "一位是冬至里北极初升的元气朝阳,一位是喜马拉雅山上圣洁的高洁之花,两股力量的对决,精彩的碰撞,究竟谁能赢得最终胜利?!"


    艾比看完这条微博推送后果断地把娱乐新闻的官方号拉黑了,据她说称她三年级写作文用的词语都比这预告丰富。
    还有就没有人告诉他们冬至那天北极没有太阳吗?抱歉,北极熊听了想打人。
    圣洁的高洁之花这听起来真的好高洁哦!哎怎么就这么高洁呢!喜马拉雅山知道你们这么写怕不是要气得雪崩。
    哦,不知道啊。


    你没看到喜马拉雅山上面的雪都气得升华了吗?!
    这破官方吃枣药丸。药丸。
    艾比觉得她与其看这些毫无营养价值时时刻刻都想搞出个大新闻的媒体,还不如多去刷几部肥皂剧顺便舔舔男神的美颜。
    连去给新华字典纠错都比这个有意义。


    然而这送花送巧克力送call棒,用呆毛帮举手机方便艾比刷微博之类的苦活就落到了埃米的头上。
    对,用呆毛帮艾比举手机。据说能锻炼呆毛里的肌肉组织。是其弹性变得更强且具有一定攻击力。
    然而当事人埃米觉得自己不仅脑壳疼,而且呆毛都比以前更结实了。


    我姐真是善解人意,不仅锻炼我的意志力还增强体质。

    个锤子啊?!


    抱着一堆金玫瑰被困在演唱会大厅门外的埃米在风中凌乱着。这几百朵玫瑰的亮粉闪得他眼睛都快瞎了。
    刚拨起通话键,艾比夺命连环炮似的一大堆话就瞬间淹没了过来。


    "埃米你的花怎么还没拿来啊?拜托,你是骑着乌龟来的吗?要不顺路去西天去个经回来再给我打电话?啥你找不到位置?你是个傻的吗!金的演唱会会场你都不知道?哎我不管了你是骑着乌龟还是骑着马来反正赶紧把花送过来啊。周围好吵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哎金要出来了先挂了啊!"


    "喂?喂!姐?!别挂电话啊我真迷路了!!"


    手机里挂机的提示音延长着,直叫埃米听得心碎。


    我虽然是个免费劳力不要钱但是麻烦你也对我好点可以吗?!你忍心看着你可爱的弟弟被关在演唱会大厅门口的外面吹着刺骨的寒风瑟瑟发抖吗?!


    ……。


    好了好了我已经知道你是我亲姐了。


    我回家就去把呆毛拔了,下辈子不做玳瑁星人。


    埃米抱着那一堆骚气的金玫瑰蹲在会场大厅的门外,和保安大叔大眼瞪小眼。
    蹲了一会实在是腿麻了,埃米忍不住向老天爷翻了个白眼感叹人生是如此的凄凉美丽。


    "保安大哥算我求你了放我进去吧。"


    保安大哥很无奈地耸耸肩,说道:"小伙子我看你挺可怜的在这里蹲了半个小时了,但是没票子真不能进。"


    你看吧,人生就是如此的凄凉美丽。
    凉风吹起了埃米的额前的几缕发丝,埃米下意识地把头低下理了理,转眼抬头,视线所触及到的前方闯入一个用绿帽子把自己的眼睛盖没了的男人。
噢,还有那骚气的红围巾。


    这撞色撞得真别出心裁,真他妈像西红柿裹着芹菜。


    埃米盯着他看了好半天,那人似乎也感受到埃米赤裸裸的目光,转眼向这边看来。
    埃米却又马上低下头去看着脚尖,假装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我就是看看你长什么样真没别的意思。


    顺便想想今晚的晚饭吃西红柿炒芹菜。


    埃米又抬起头,那顶绿帽子已经不怀好意的向自己移动了过来。


    卧槽??!他想干嘛!


    不是万一他过来了我该说什么来缓解尴尬???"你帽子真好看"?!


    保安大叔似乎也注意到了这顶绿帽子的移动,转身向那颗西红柿,啊不是,这棵芹菜看去。


    "进不了会场?"绿芹菜突然开口。


    妈诶我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埃米使劲的点头,连呆毛都晃出了残影。


    男人闻言挑挑眉,向保安大叔说道:"让他进来吧。"


    我一定是看到了天使。
    这棵芹菜真是个好人呜呜呜。
    会放人进会场的芹菜都是好芹菜!!


 
    "金的粉丝?"卡米尔突然问道。


    埃米还没从他终于不用呆在这个该死的大厅门外吹着寒风甚至还想给自己来一曲凉凉的鬼地方脱离的喜悦中回过神来 ,走着走着简直要飞起来。
    啊不是要飞起来,是已经飞起来了。


    ??????????


    双脚突然离地的埃米懵逼地看着眼前这棵比他高出了19cm的绿芹菜提着他的呆毛一把把他拎了起来。
    然后会场大厅一楼穿来撕心裂肺的吼叫。


    "卧槽你快放我下来疼啊啊啊啊啊!!!"


    "原来这呆毛是真的长在脑袋上的啊,我还以为是贴上去的。"卡米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贴你个鬼啊!?不是真长在脑袋上的还是什么?!钉上去的啊?!你快放我下来啊疼死我了!!!"


    我去你妈的绿芹菜。
    我收回刚刚他是棵好菜的言论。


    "噢噢。"卡米尔这才反应过来这根呆毛挂着的埃米已经快被自己扯变形了,赶紧一松手啪嗒一声埃米和呆毛分开掉在了地上。


    ……

    ……


    "卧槽??、!"


    妈诶,他之前还想着回去就把呆毛拔了,不做玳瑁星人,现在就有人帮他给拔了还不用付辛苦费?他岂不是很赚?!
    赚个锤子啊?!


    "你把我呆毛拔了我姐还怎么回来和我认亲啊……!!!!"


    ???


    "不行你扯掉了我的呆毛就得负责把它摁回去啊!!!"


    "……"


    卡米尔人生中第一次突然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总有一种刚刚拔掉面前的小矮子的呆毛的时候顺便也把他的智商给拔了的错觉。







——————————————————————————————————

埃米:这他妈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的!!


_(:зゝ∠)_


评论(18)
热度(557)

2018-01-31

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