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就是纺锤。

给素年的生贺!!十四岁生日快乐!!!是她点的长呆毛公主【。什么】

全文没有长呆毛公主只有长呆毛王子和纺锤x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以及这篇没有相声。

 @素朴年华-赶情人节贺文  很迷的童话pa。标题暴露一切。

————————————————————————————————————


     "他在十五岁这天会被纺锤杀死。"


    恶毒的女巫许下诅咒,带着她的黑斗篷离开。






    在这个国度里,一直有两个传说。


    第一个传说是在春至那天,当第一声鸟鸣随着阳光的照临在距离城堡最远的森林里响起时,折下刚绽出浅白花蕊的树枝,放在护城河河畔,护城河中的鱼儿会跃出水面,如果河面荡漾起三层涟漪,它们便会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第二个传说是在这个国度的边缘有一片已经荒芜的枯树林,那里常年阴雨不断,天空笼罩着乌云,闪电随着雷鸣劈过。春天从未来临过这里,连阳光都不舍得施舍一丝一缕的温暖照进这片阴森之地。在荒芜森林的最深处住着一位年老的女巫,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活了几百年甚至可能是几千年。她常年带着黑色的破斗篷,没有人见过她真实的面目 。在她废旧的木屋里摆弄着瓶瓶罐罐的魔药。没有人知道那些瓶子里装的都是什么魔药,或者会有怎样的奇效。

    有打猎归来的屠夫说,她常常会在月圆之夜一个人念着古怪的咒语,那也许是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也许是音符拼凑起来的一首远方的歌。没有人听得懂她在唱什么,亦或是在诉说什么。


    这个国度里的人们安居乐业,很少有战争。时不时会有白鸽衔着信或者树枝在上空飞过。



    国王和王后一直在为没有继承人而苦恼。
    有一天清晨王后在护城河边散步,随手捡起了地上带着白色花蕊的树枝。也不知道是谁扔在这里的,或者是白鸽送信途中意外衔掉的。王后见这根树枝上的花朵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水分,边角开始微微泛黄,于是将树枝拿到河边浸润冲洗,这时湖面上漾出三圈波痕。鱼儿跳出水面询问王后的愿望,王后思索了一会儿,许愿希望有一个孩子。鱼儿又回到了水中,不知游向了哪方。

    不久王后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于是小王子便诞生了。


    这本是这个安宁国度迎来普天欢庆的一天,他们的小王子带着希冀与爱降临于世。国王将沾着羽毛笔墨的邀请信系在白鸽上,白鸽扑扇着翅膀飞过一个又一个国度。各邻国的贵族大臣都将参加这场盛大的典礼宴席。
    这天的城堡很是热闹,各种马车出入城门,守城的士兵一封封地检查着邀请函。贵族小姐们轻持羽扇互相示好,谈论着新王子的诞生,时不时将羽扇羞涩地遮住半面脸颊,娇羞浅笑。

    卖花的年轻小伙子抱着大束艳红的玫瑰花在大街上询问着优雅的伯爵们。


    “美丽的小姐们,需要买一束新摘的玫瑰花吗?”


    那一束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沾着清晨的雨露,在阳光下折射出不同色光。

    百姓们互相奔走相告,传递着王子出生的消息。挤牛奶的,拔杂草的,放牧羊的,开花店的,做缝纫的,卖面包的,这时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关注着宴会的盛况。


   国王甚至宴请了十二位女巫为小王子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第一位女巫献上了"勇敢",第二位女巫献上了"坚强",第三位女巫献上了"智慧",第四位女巫献上了"善良",第五位女巫献上了"英俊"……她们把世人所希望的,世间所有的优点和期盼都送给了他。

    在第十一位女巫刚刚献完祝福后,没有收到邀请的黑女巫出现在宴会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给王子定下了恶毒的诅咒。


    "他在十五岁这天会被纺锤杀死。"


    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众人带着讶异与担忧的神色望向这位黑女巫。

    在她身后的第十二位女巫还没有献上礼物,便走上前说:


   "这个凶险的诅咒的确会应验,但是王子会化险为夷。他不会被纺锤杀死,只是陷入睡眠,一睡将会是漫长的一百年。国度的一切也将随着王子的长眠陷入沉睡之中。"


    为了使王子避免不幸,国王下令将整个国度的所有纺锤收起来全部销毁,并且下令禁止任何人使用纺锤。




    王子一天一天地长大,女巫们的祝福都相继在他身上应验了:勇敢,坚强,智慧,善良,英俊……
    但在王子十五岁那天,国王和王后都不在城堡里。王子单独一个人留在城堡,因为太过无聊便想出城玩耍,但是被守卫的士兵拦住。一气之下王子从城堡的窗户翻下逃走。
    从窗户上摔下,王子沾了一身的杂草,头发也凌乱得不成样子。刚拍完身上的尘土和草根,抬眼便望见一个奇怪的人在远处盯着他。

    那人的斗篷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清长相,也不言不语。


    "你可以陪我一起玩吗?"


    小王子睁着那双好看的蓝眸询问道。
    面前的黑衣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王子咧开嘴笑着,牵起身旁人的手。


    "我叫埃米哦——"


    "卡米尔。"


    "诶?"


    "我的名字。"


    "哦哦!卡米尔,卡米尔。念起来好顺口。卡米尔!"


    "嗯。"


    "卡米尔!"


    "嗯。"


    "卡——米尔!"


    "我在。"




    他们在马场里比谁骑马骑得快。王子在马背上极不熟练地扯着缰绳,最后一个跟头栽了下来。


    他们在小河边用水乱泼乱洒溅到对方身上。王子闭着眼睛一阵瞎泼,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的人早就不见了,最后被从身后泼了一身水。


    他们在在太阳落山时坐在山坡上看日落。这一天即将要结束了。


    "他们总说我十五岁这天将会沉睡。所以总是不放我出来玩。但是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什么被纺锤杀死啊根本就没有出现嘛。"


    这时候黑衣人才缓缓拉下了他的斗篷,露出一双湛蓝的眼眸。

    他将王子笼罩在自己怀抱的阴影里。


   "我就是纺锤。"



   "不过不要担心,你不会死的。直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纺锤为止。"



     "直到我死为止。"


    在夕阳散尽的最后一刻,一只白鸽飞过。










———————————————————————————————————

_(:зゝ∠)_

卡米尔:我不是我没有,什么纺锤成精。


卡米尔获得称号“卡纺锤”×1


卡锤锤?


评论(10)
热度(311)

2018-02-10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