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1)

是卡埃3000tag的点梗,是 @白鹿七233 小可爱点的网恋paro。

沙雕文手又出来丢人现眼了请大家把我拖回去【?】

过年前可能完结不了,我也不知道有多少章。

————————————————————————————————————


    埃米盯着手机屏幕底端的“申请加入”几个字,长叹一声放下手机,绝望地将脸埋进手心。

 

    但是两秒后他记起了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自己刚吃完芒果手还没来得及洗。

    于是在去洗手间冲了无数遍终于将脸上的芒果味洗淡了那么一点点后,埃米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摆着同样忧郁的姿势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以至于出门名义上是跟金发王子约会实际上只是去当那对发小电灯泡然而自己并不自知还充满了恋爱幻想的艾比忍不住嫌弃地抖了抖呆毛,往这边喊:

 

    “衰仔你身上的芒果味真是一点都没减淡。要不你再去洗把脸?对,把脸皮都搓下来的那种洗脸。”

 

   我要是有脸皮,我现在还会因为加个QQ群而怂得一批吗。埃米在心底里槽着,开口便回了句:

 

    “姐,你说我要是有你那么厚脸皮该多好啊。”

 

    “???我看你是脸皮痒了又欠揪了!”

 

    “痛痛痛住手哎——”

 

 

    两分钟之后,埃米肿着脸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摆着同样忧郁的姿势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埃米小朋友已经在QQ群申请界面前徘徊不定了半个小时,连窗外的太阳都嫌弃他的纠结而看不下去藏到了云朵后面。天上的云朵在热得快要把云蒸发掉的高温中一脸怨念地往下盯着,然而埃米并不知情地沉迷于手机之中。

 

    真是气死云了。

 

    在埃米无数次想要把手机盯出个洞之后但是却收到了手机一脸冷漠传来的冰冷温度时,再一次崩溃了。

 

    这种感觉真他妈像在加与不加中纠结来回荡秋千。

 

    透明画手瑟瑟发抖,遇见大佬秒秒就怂。

 

    埃米作为一个半吊子型的业余画手,已经在绘圈里默默地潜了几年的水。自以为练出了惊人的肺活量,再潜个八年十年都完全o的k。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水呛到忍不住上岸冒了个泡,还是呆毛先露出来的。

    至于是什么让这位多年在绘圈潜水技术稳当甚至还想给自己来个鲤鱼跳的选手忍不住露出自己的呆毛暗中观察,归根结底来源于现在因为在亮着诡异的光的手机屏幕上充满恶意的QQ群。

 

    这个群是埃米很心水的一位画手和她的绑文cp建的,据说是勾搭了很多绘圈文圈的大佬一起进群愉快地玩耍,顺便调戏萌新带偏新人爬墙过上天天白嫖的幸福生活。

    如果埃米现在进群,就能看到他连名字都听说过很多次却不敢勾搭的文手画手都在激情讨论游戏一起开黑的和谐场景。但是我们的埃米现在正怂得只剩埃没有米了。

 

    果然还是不敢加。

 

    算了吧算了吧。

 

    埃米正想退出申请申请界面,眼睛却比手还快地先瞟到了管理员群名片一栏中的“无定之躯”。

    QQ群在申请时会显示群主和部分管理员的头像以及群名片,埃米在这一刻感受到了这项功能是多么的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人心。

 

    错过了他可能一辈子都勾搭不上无定大佬了。

 

    这种感觉真他妈像在加与不加中来回荡秋千一不小心把自己甩了出去还有三秒落地的时候突然撞上墙把自己给撞清醒了。

 

    是的,很清醒,非常清醒。

 

    埃米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读无定的文章了,总之是很早很早之前在某福特上的同人圈tag里无意间翻到无定的最新连载,点进去之后仿佛中毒了一样于是把人家的某福特给从上到下日了一遍。

    埃米作为一个老老实实的画手,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明白了文手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物。

 

    读着屏幕前的文字就感觉在施魔法一样,跟着一字一句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先是一片如雪白茫,然后渐渐映上了人物,动作,对话,表情,就像是坐在席前观看的一场木偶戏,灵活的手指根本看不清动作就操纵着各个小人儿鲜活地表演,甚至说,比木偶戏还要真实上一千倍一万倍,就想在拍电视剧的现场一样,让人似乎忘记了这是文字编制的故事,还是现实上演的情节,亦或者两者都是。文字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使人在读到某处的时候脑海里便自动脑补出了画面,甚至还带上了BGM。

 

    比如,埃米在读无定的BE文的结局时脑袋里总会自动播放《凉凉》顺便带上一位老大爷在瑟瑟寒风中拉二胡的场景。

 

    比如,埃米在读无定的HE文的结局时感动得痛哭流涕在脑袋里的二胡声中独自凌乱最后憋出来一句:

 

    “大爷,您能别拉了吗。”

 

 

 

 

 

    无定的存在仿佛是给埃米的勇气充满了值,一鼓作气地点了“申请加入”。

    没想到半秒不到就通过了审核,这管理员的手速还真是风驰电掣。

    埃米甚至以为自己要等个十年半载才能从石沉大海的加群申请中看到一丝渺茫的希望,没想到下一秒就秒秒钟打了自己的脸。

 

    准确来说,不到一秒。

 

    埃米觉得连界面上的“你已经是群成员啦,快来和大家打招呼吧!”都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既然加群成功了的话那我就默默地做个小透明天天偷窥无定的日常好了。

    这么想着,刚把自己的群名片改成了画手后面俩字儿连自己的cn都还没来得及打出来就被群主小窗私戳问:

 

    “你是画手?!有兴趣入我们的合志吗?正好缺画手终于让我逮着一个了。”

 

    等等这种突然进了贼窝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不详的预感爬上埃米全身。

    但是对方又是自己很心水的画手,面子总是要给的。而且埃米也不确定这本万恶的合志里面是不是除了他这个小透明其他都是大佬这样的悲惨现实。


    “我的实力很可能达不到合志要求的吧?”


    埃米忐忑地发出这条消息,如果对方回答是,虽然是现实但是心里难免还是会失落啊……如果对方回答不是,那……那不就更恐怖了吗?!肯定是开玩笑的吧?!


    “没有没有啦,无定、柠檬还有一些文手画手也参加了合志的。”


    ?!这什么豪华阵容啊!!


    “本来矢量当初好像同意了的,但是好像和烈斩在三次里有什么事所以也都双双退出了。这俩鸽子下次我肯定要让他们还债还回来!!”


    “那个……这些大佬好像都和我沾不上边吧?我只是个透明画手合志什么的不可能的啦。”



    “不是。是无定推荐你来参加合志的。”









————————————————————————————————————

埃米:……?

埃米:生活简直跟凹凸世界的剧情一样刺激。




(向点梗的那位小可爱嗦声抱歉我刚刚手癌所以可能艾特了你两次?土下座呜呜x)


 

 

 

 


评论(19)
热度(694)

2018-02-12

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