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情人节&春节联文.

为各位老师激情打call!!!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蛀牙:


祝各位节日快乐!同居组特此奉上.







第一棒 素年 @🍎🍌🍊 




    2月14号,是众所周知并令人期待的情人节,埃米看着日历上他圈的那个红色的小圈圈,现在心情不知怎么地就特别复杂。


 


    他记起了往年卡米尔送来的东西,不是书籍就是帽子围巾之类的,但是挑的这颜色…实在是让人没有脸戴着出去。


 


    埃米心想:我是音乐生诶,你难道就不能送一些乐器什么的。然后去年,卡米尔送了他一只笛子。


 


    埃米:……抱歉,你能选我会的乐器送我吗?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我可以进来吗?”卡米尔温和的声音响起,埃米不难可以从里面听出一丝紧张感。


 


    “嗯进来吧。”


 


    随后门就被打开,卡米尔双手背在身后神神秘秘地进来了。


 


    “埃米,情人节快乐!”卡米尔如同往年一样说出了这句话,但是这次他却把礼物藏了起来,以前都是他很高兴地拿出来给埃米看的。“你猜猜我要送你什么。”


 


    “红色的帽子?还是橙色的手套?或者说是白色的围巾?”埃米似乎胸有成竹地说道。


 


    “难道说我就只会送那些东西吗?”看起来似乎都猜错了,卡米尔无奈地撇撇嘴,抱怨道。


 


    “我都是根据你往年送的东西推论得出来的……”


 


    卡米尔似乎是厌烦了让埃米继续猜下去,擅自地公布了答案,“是项链哟。”


 


    卡米尔手里是一串蓝宝石项链,颜色就跟埃米的瞳色相似,仿佛蔚蓝的无边无际的天空。


 


    埃米不可思议地后退了一步,深刻地怀疑这个卡米尔其实是假的,直到项链接触到皮肤那冰冷的感觉才让埃米相信了这个事实。


 


    “但是我问你,春节要买东西的钱呢?”埃米忽然想起来情人节紧连着的第三天就是春节了,担心地问道。


 


    “……”卡米尔无语凝噎,“全都花在你那串项链上了。”


 


    说好的理工男清俭持家,会精打细算的??


 


 


第二棒 蛋糕 @芒果蛋糕 




    男默女泪。


 


    卡米尔听了沉默,埃米听了流泪。


 


    没钱过年。


 


    埃米觉得未来一片黑暗。仿佛已经可以联想到他和卡米尔因为没钱过年可怜兮兮地吹着凛冽刺骨的寒风在街头卖艺。


 


    甚至还想给自己来一曲《凉凉》。太悲伤了。


 


    敢情自家理科生花了钱要靠他一个音乐生在街头卖艺挣钱过日子。


 


    “卡米尔,你现在就跟我去把这条项链退回去。现在!立刻!马上!”埃米拖着卡米尔就往门外走。


 


    “……”感到十分委屈的卡米尔任由埃米拖着,不反抗也不说话。


 


    见卡米尔这个样子埃米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最后只得叹一口气。


 


    “我知道你是想给我惊喜,我很喜欢。”


 


    闻言的卡米尔突然抬起头望向埃米,眼睛亮晶晶的,然后上前一步,埃米被笼罩在怀抱的阴影里。


 


    “卡米尔……?”埃米不自觉僵直着身体。


 


    卡米尔将头埋进埃米的肩膀下。半晌才抬起头扬了扬嘴角。


 


    “我会想办法的。”


 


    “项链我会留着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卡米尔的鬼话。


 


    埃米蹲在火车站的站口一脸沧桑地想着。


 


    “大哥,打钱。”


 


    一旁的卡米尔心满意足地说完挂断了电话。


 


    “走啦,埃米。”卡米尔拖着一蓝一绿行李箱向站台走去,后面跟着一根小呆毛拽着卡米尔的衣襟。


 


    美其名曰去享受生活,实际上去投奔大哥。


 


    这真他妈是个好主意。


 


    ……可是怎么就觉着这么不对呢。


 


 


第三棒 童年 @【死者】 




    上了火车之后,埃米正趴在桌子上盯着桌面微微晃动着的半杯水发呆。


 


    良久,埃米才开口问道。


 


    “……喂卡米尔,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虽然项链的事情推一边去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啊……现在他们两个应该是各回各家才是,他可不想连过春节都跟卡米尔这面瘫理科生呆一起,怕不是每天都会被硬生生扯起来复习理科题目。


 


    坐他对面的卡米尔耳朵塞着耳机,紧闭双眼在休息。


 


    额……


 


    好吧。


 


    实在无聊过头了,埃米从书包里翻出那条昂贵的蓝宝石项链,用指尖戳着那颗蓝宝石,蓝宝石透过夕阳橘红色折射出的红蓝白三为一体的美丽的颜色,而那美丽的光辉展现在埃米同样湛蓝色的双眼之中。


 


    看来等卡米尔醒来要很久。


 


    坐火车上又不能随便走动,只能看看窗外风景了。


 


    因为他俩上火车时已经天色变晚,再加上火车行驶很久了,等反应过来都天黑了。


 


    “唉……”


 


    埃米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项链,望向了窗外。


 


    〔太暗了。〕


 


    灰黑一片,什么风景都看不到。


 


    到站下车的时候,卡米尔走在埃米前头,埃米拖着自己天蓝色的行李箱急忙跟上。


 


    “卡米尔,这不是去旅馆的方向吧?你这是要摸黑去哪啊?”


 


    “去海边。”


 


    〔海边???〕


 


    “这么晚了还去海边……现在天气又冷,明天早上还要逛早市买过年的东西啊,我们先去旅馆放下东西吧?”


 


    埃米有点啰嗦的老毛病又犯了,一直在念叨着明天要买过年所需的东西所以要回旅馆,卡米尔默不作声的拖着行李箱往海岸走去。


 


    “卡米尔你到底要去哪啊???” 


 


    “到了。”


 


    卡米尔停下脚步,埃米一个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在卡米尔后背上。


 


    “嗯?”


 


    埃米捂着被撞疼的鼻子从卡米尔身边走过,惊现在他俩面前的是,极其罕见的【荧光海域】。


 


 


第四棒 喵喵 @油喵饼 




    “它居然真的在发光诶?”埃米愣愣地看着这大片蓝色发光海水,一瞬间竟以为是蓝色的星河坠落了人间。


 


    “嗯,”卡米尔点了点头,“这片海域很偏僻,游客不多,污染也少。很适合鞭毛藻生存,所以才造就了这样的美景。”


 


    “鞭毛藻是一种水下磷火微生物,介乎动植物之间的生物,生长在海水或淡水中。鞭毛藻很小,肉眼难以看到。但当它受到外界骚扰时就会像萤火虫一样释放出光亮,在夜晚它的荧光尤其清晰。”


 


    他转头察觉到埃米目光里的惊艳,不苟言笑的面庞也染上了一些柔和,从沙滩上捡起一块小石子抛向埃米,“打个水漂试试看?”


 


    埃米一把抓住,稍稍掂量,就朝海面丢过去。埃米丢得很远,而石子像是在水面上跳舞,在激起一片片涟漪的同时漾出一波波更耀眼的蓝色荧光。


 


    闪烁着莹绿色光芒的海水神秘而浪漫,和深邃的星空交融相应,一时也分不清地平线了。


 


    埃米偏头看着卡米尔,那个人认真地看着海洋波光,让埃米不由地开始胡思乱想。


 


    卡米尔像条重归大海的人鱼,好似在这里更加如鱼得水。换句话说,也就意味着,他更加容易失去他。


 


    转而埃米又在心底嘲笑自己的多愁善感,卡米尔总不会对着一片海域说自己到家了吧,他又不是真的人鱼,这种想法也太玄幻了。


 


    “我到家了。”卡米尔轻声呢喃,神情晦涩不明。


 


 


第五棒 子零  @子零❧查無此人 




    “到家了?!”和想象中相同的台词重迭的瞬间让埃米惊呼出声,人一时还没从错觉中回过神,突然放大的音量倒是将沉思的卡米尔从那种飘渺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他偶尔还是会不太清楚埃米晃着呆毛一脸茫然时的思绪究竟可以偏离多远,但这不影响他注意到对方复述话语时那突然瞪大的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安。


 


    空荡下来的掌心突然被温暖填满,顺着血液回流至心脏,安定了加速的心跳。


 


    如果刚刚在埃米眼中映着潋滟光彩的卡米尔像是随时会离去的幻影,那么当他的手拂过自己的脸颊露出些微笑意时,这幽蓝的萤火便尽数化作他熟悉而眷恋的真实温柔。


 


    感受到手心被小小的蹭了蹭,卡米尔又摩娑了一下被海风吹得有些凉的脸颊,这才继续未尽的话:“是啊到家了。”他的视线越过埃米,跟着回头的人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一栋矗立的小洋楼,没有任何灯火,孤伶伶地沉默着,才在一开始被让海洋吸引了目光的埃米给忽略。”小时候的我总是在夜晚从窗边望着这片海,听着海潮声入眠,白天耀眼的蔚蓝不会随着日暮西沉消散,反而伴着星光降临。”


 


    目光重新又回到了粼粼海面,卡米尔停顿了一下,“就像你一样。”


 


    这次那伴着笑意的低语如同海中浮沉的星光与萤光,顺着海风飘入耳中,悉数落在了埃米心上。


 


 


第六棒 Mokuchi【老师我投诉你改这个名字我艾特不到你




    “在无数个令人折磨的夜晚,给予我安眠。”卡米尔轻声道,摩挲着脸颊的手缓慢下移,划过喉结,轻抚锁骨,最终落在那抹蓝色上。


 


    “当我看见它的第一瞬间,便知道它绝对适合你。”


 


    “好在结果也与我想的一般。”


 


    说这句话的时候,卡米尔并没有移开视线,反而紧紧盯着埃米,就好像透过这在回忆着什么,平日总是冷冰冰的眼神也变得温和,那里满是笑意。


 


    “很漂亮。”卡米尔喃喃,俯身轻吻项链,埃米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气息扑在皮肤上,酥酥麻麻,逐渐向外蔓延。


 


    埃米愣住,片刻才猛然反应过来,顿时脸变得通红,就连耳尖也不自觉染上红色,他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在即将出口时止住,转而化为一声叹息。


 


    “那就不退了吧,我也挺喜欢的。”


 


    埃米微笑,抬手轻轻拍了拍对方,不想却在下一刻被对方抱住,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热度隔着衣服传来。


 


    埃米顿了顿,再次叹气,同样抱住卡米尔。


 


    不远处,耀眼蓝色逐渐平息,却仍旧散发着幽光,仿佛也在做着见证,就连时不时拍打岸边的海浪也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惊扰到了海边相拥的这对情侣。


 


    “埃米。”


 


    耳边传来卡米尔低沉的嗓音,埃米下意识抬头,不想却被蓝色捕获,视线也与对方相撞,就好像透过这传达着什么,本就深邃的眼眸也变得更加暗淡。


 


    而在那幽深之中却有着自己的身影,也只有自己。


 


    埃米听到扑通扑通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不知是自己还是对方,或者两者皆有。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埃米感觉周遭的事物都已远去,只剩下耳边心脏的跳动声,就连呼吸尽数忘记。


 


    这时卡米尔开口,声音低沉沙哑,仿佛压抑着什么。


 


    “张嘴。”


 


    仿佛受到诱惑似的,埃米张开嘴,下一刻便被对方吻住,那是埃米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对方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口腔,他能感觉到卡米尔的舌头正在内里肆虐着,在每一个角落打上烙印,与埃米纠缠着,牵扯着他的心神。


 


    尽管两人早已接过无数次吻,却都没有这次来得疯狂,他们拥抱着,彼此纠缠着,就好像要借此抒发所有情感。


 


    时间在此刻停止,就连不断波动的海浪也已平息,仅余一片幽光。海面上空,零星几点星光闪烁,忽隐忽现,与夜色相衬,倒显得格外静谧。


 


    直到埃米感觉肺部的空气都被对方夺去,这才推了推卡米尔,不想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轻咬薄唇,就好像在惩罚埃米的不专心似的,仍旧纠缠着不愿离开。


 


    片刻卡米尔才终于放过埃米,从对方口中退出,不想却带起一道银丝,仿若挽留,又在中间断裂,更添一份旖旎。


 


    两人互相对视着,彼此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海风轻抚,吹在身上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反而极为舒适,就连身上的热度也因此稍稍降下,整个人也跟着回归平静。


 


    卡米尔垂眸,眼神柔和的看着埃米,轻声道:


 


 


第七棒 子镜 @子镜 




    “你的眼睛真漂亮。”


 


    埃米不是第一次听卡米尔这么说了,往常他仅仅只会翻一个白眼说些不符合气氛的话,但他这次却吱吱唔唔的,然后红着脸摆过头去不看卡米尔的眼睛。


 


    他嘟哝着。


 


    “什么啊,明明你的眼睛更加漂亮。”


 


    卡米尔估计是没有听清埃米说了什么,把耳朵贴了过去,却只听见带着点羞涩的漂亮两字。


 


    海浪拍打着岸边,卷来的海风让他们在一次拥抱在了一起。


 


    埃米眨了眨眼睛又一次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进了卡米尔的怀里面,然后稍稍抬头,就看见卡米尔带着三分笑意的眸子。


 


    埃米喜欢卡米尔的眼睛,那是真正有着星辰大海的眸子。


 


    卡米尔红着耳尖,提了提围巾,然后他牵着埃米的手。


 


    “走吧,回家。”


 


    “卡米尔,不多在这儿呆会儿吗?”


 


    他摇了摇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牵着埃米。


 


    “怕你冷着。”


 


    埃米看着那个孤零零缀着的别墅,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了前些日子看的恐怖片,打了个寒颤然后哆哆嗦嗦的。


 


    “要不在多呆一会儿吧?也许我们能看个日出……?”


 


    卡米尔撇了一眼手表,离日出至少还有四五个小时,但当他看见埃米对着别墅的眼神时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埃米拽着他看的恐怖片,叹了口气将行李箱里的大衣强行的给埃米穿了起来。


 


    有一种冷叫做你男友觉得你冷。


 


    埃米搓了搓自己热乎乎的手然后塞在卡米尔的脖子里,冷得他一激灵然后缩了回来。


 


    还说我冷,明明你更怕冷。


 


    埃米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然后把身上的大衣给卡米尔披上,自己缩在卡米尔怀里偷笑着。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从初见聊到现在,又从现在聊到过去,时不时谈上谁谁家的婚礼,又谈到三大姑八大姨的连环催婚计划,还谈了谈去年春节被熊孩子折腾的乐器和电脑。


 


    反复咀嚼过去的事情对他们两个来说并不会让这段感情腐烂,反而会让它更加茂盛。


 


    天亮了。


 


    埃米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勉强睁着眼睛看完了整个日出,还没来得及夸赞日出的貌美就彻彻底底在卡米尔的怀里睡着了。


 


    卡米尔亲了亲他的额头。


 


    “我爱你。”


 



评论(2)
热度(299)

标签

卡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