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2)

是卡埃3000tag的点梗,是 @白鹿七233 小可爱点的网恋paro。

沙雕文手又跑出来丢人现眼了请大家把我拖回去【?】

看见素年老师的网恋pa都更新了我的良心隐隐作痛。


前一篇请戳: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1)

————————————————————————————————————


    埃米最终还是在“无定安利自己入本”的理由下毫无挣扎地妥协了。


    虽然还是不知道无定为什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且推荐自己参加合志。这种感觉就像小学的时候从来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把自己叫去办公室喝茶的忐忑心情一样。

    埃米和无定没有多大接触过,最多就是埃米一如既往地在无定文下面打call的时候一句“谢谢。”,这种简短的对话就基本上结束了。

    所以埃米也不清楚无定为什么会认识自己,如果硬要扯上和无定有什么除上面毫无意义的对话之外的互动的话,大概就是自己给无定的文章画过几张图。当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对自己的功底不够自信,也许是因为给喜欢的文手画图这种事太过害羞,总之就只是打了个无定文的tag并没有艾特无定本人。


    说起来那几张图热度好像还挺高的?


    埃米当时看到有这么多人给自己点小红心小蓝手也是讶异了好一会儿,对于自己这种九十八线画手居然还因为这几张图蹭蹭蹭涨了不少粉。

    甚至还有人私信催他什么时候画无定下一个Paro的插图。


    这种公认无定绑画的既视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看到这条私信的埃米在屏幕怂得将自己缩成粽子团,只是祈祷无定老师别看到这一类的评论。


    不然他可能在无定老师的粉丝列表里活不过下一个粽子节了。



 

    关于这次星月组织的合志,埃米也不清楚。合志里参加的几位老师名声都挺大的,埃米也多次在各种应援团里对这几位老师的名字感到眼熟。但是真的只是停留在眼熟的阶段。

    无定的动态他倒是关注得勤,天天蹲点在手机前就等着那一声特关动态的系统提示音。这段时间无定也没发布关于他参加合志的消息之类的,所以埃米自然也就不清楚这些了。


    烈斩和矢量也是他比较心水的文手画手,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参加合志?


    然后埃米就明白了,彻彻底底地明白了。用血与泪换来的明白了。

    这个稿量和截稿日期……实在是催人泪下。这简直犹如一把大刀悬在自己的脑袋上摇摇欲坠已经蹭到了自己的呆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下来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


    时间掐得紧紧的埃米意识到自己可能要给天天过着吃饭睡觉逛B站刷lof的白嫖幸福生活say bye bye了。

    总之不能拖进度的后腿,大家都在努力的肝稿子。


    包括无定。


    提到无定埃米简直跟炸一般。每篇文都差不多十周目某福特还设了特别关心一更马上第一个去抢头棒激情龙卷风打call。恨不得跑到人家楼下大喊:


    “无定老师快过年了你想看什么样的烟花我炸给您看啊!!”


    前提是小区保安不会把他当精神病人或者是危险分子把他给拘留个十天半个月。




    正这么想着,QQ的消息提示音却叮咚一声响起,将埃米飘远到无定小区的思绪拉了回来。

    点开界面才知道是星月在文画群里滴滴他。


    说起星月,埃米曾经无数次地提起她是自己最心水的画手之一。干净的线稿就连哪一条线该粗哪一条该细都像是提前规定好了似的,不偏不倚地呆在原本该在的位置,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巧妙的光影变化让星月的图几乎是第一眼就能留下深刻的印象,繁星璀璨和阳光斑斓的意境用来设置成电脑桌面手机壁纸或者框起来挂在长长的走廊边都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个文画群也是星月建起来的,据说星月有一个绑文cp叫柠檬 ,埃米倒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之前在某福特偶然看见过有读者给柠檬的文评,说是文风清新自然,剧情甜腻平淡,最擅长的是描写日常甜饼。大概是清水写手里的典型人物吧?

    说起来星月倒是肉系画手里的典型人物,这俩人绑文绑画倒是挺稀奇的。


    到时候就可以看见柠檬的清水文里配着一张车图或者星月的啊十八条漫里衍生出的纯情剧情。刺激得就像灵车漂移。


    但是埃米还没从这辆灵车上感受速度与激情就被甩出了车门。



    "欢迎入土拨鼠窝,请问一下小可爱的cn?"


    "啊啊,恶魔之爪。叫我恶魔就好啦!"


    "好的爪爪。"


    "?!"


    "爪爪小可爱,这里是星月。我还没有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土拨鼠窝啊不,我们文画群吧?”


    "呃……好像是的?"


    这么快就接受了爪爪这个奇异的称呼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群都是大家一起玩的地方啦,平时可以聊聊天打打游戏什么的。有空大家一起开黑啊!什么青铜段位王者段位大家开心就好嘛是不是!"


    "那是因为你每次都去坑别人段位。"柠檬这时候忍不住插了句嘴。


    "快闭嘴。聊段位伤感情。撇开段位不讲我看起来还是个比较靠谱的队友你说是不是?"


    "不是。游戏黑洞就算了吧。"烈斩的消息冒出来,埃米能够感到屏幕另一边的星月瞬间拉黑了脸。


    "烈斩大佬,我刚想起来你逃合志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看今天晴空朗朗万里无云一看就是个算账的好日子,你信不信我顺着网线爬过来抓你入合志?!"


    "回见。"发完这一句后烈斩的头像瞬间黑了下去。

    这么快的速度掉线估计是拔了网线。


    今天的文画群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谐。


    不过埃米的侧重点在于无定平时会在群里开玩笑吗,看起来无定的人设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说不定连说话都很少。


     "那个……这位就是无定安利入合志的那位新来的画手吧?"柠檬的消息出现在群上方。


    "啊啊你好……!!!这里是恶魔之爪!"


    "爪爪好!那个,我只是觉得爪爪的笔画要比恶魔的笔画少很多而且很好打……而且听起来很可爱不是吗www"


    "柠檬太太您高兴就好……!!!"


    "爪爪合志的稿开始画了吗?" 


    "已经开始在画了!!我会尽早画完不拖大家的进度的!!!"


    "诶诶其实不用那么着急啦,星月欠着一堆稿子到现在都还在打游戏。虽然不懂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甚至把自己的稿子都赔上了为什么游戏技术还是这么差。"


    "我游戏技术差碍着你了吗?"


    "上次是谁把我连续坑掉十六颗星直掉段位的。"


    "后来无定不是帮你把那被我坑掉的十六颗星给打回去了嘛!!!!斤斤计较那几张赔掉的甜品卷干什么!!画稿子去了各位再见。赶紧溜柠檬追上来会打死我。"


    "你要是今天还不把进度赶上我就催你到凌晨。"


    "凌晨是激情赶稿的好时机啊!!你信不信我一个晚上爆肝完稿图。"


    "不信。"


    "谁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也不信。"




    埃米表示,请问星月太太和柠檬太太互怼是司空见惯的日常吗?为什么都没人出来劝架的?

    也许以埃米目前的小脑袋想多久也不能理解这种别出心裁的秀恩爱方式。



    "那个!爪爪你好!我是矢量!!"


    哎哎哎?!


    "矢量你好orz"


    "爪爪也是画手啊!以后有空一起来玩击鼓传画怎么样!我最喜欢和大家一起玩啦!特别热闹!"


    "好!等有时间了我就去小窗你吧2333"


    "一定要记得来找我玩啊!!!烈斩他都不陪我玩的!!"


    "让一个文手陪他玩击鼓传画,也真是为难烈斩了。"星月的消息接着便说到了最关键的点子上:


    "哎对了,我们群里这几个管理爪爪都快认识得差不多了,就只剩无定了吧?"


    "是……是的。"


    "无定今天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难道今天又有什么大型甜品店特价促销新品上市吗?"


    “我还是对我的那几张赔给无定的甜品卷念念不忘。”


    无定很喜欢甜点?


    埃米意识到了这一点后的下一秒,QQ的验证消息便跳出来:

    无定之躯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

埃米终于意识到,无定不仅喜欢吃甜点,还喜欢加人好友【不是】












评论(12)
热度(488)

2018-02-18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