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3)

是卡埃3000tag的点梗,是 @白鹿七233 小可爱点的网恋paro。

沙雕文手又跑出来丢人现眼了请大家把我拖回去【?】

*经过叶子提的意见之后认真反思了一下,关于网恋pa的第二章确实其他cp的描写太多了,剧情有点水的意味没有实质进展。第三章迟疑了很久才下笔希望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以及超级欢迎大家给我提意见的呀www

*素年老师的网恋pa又更新了,我是不会认输的。

前两篇请戳: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1)

【卡埃】一切不以面基为目的的网恋都是网骗!(02)

————————————————————————————————————


    "无定老师您好!!我我我超喜欢您的文qaq!"


    "cn是恶魔对吧。"


    "是的www以及无定老师为什么认识我?!"


    "眼熟。"


    "诶诶诶?"


    "经常在我文底下声称炸成天边的烟花。"


    "……无定老师我错了!!!我下次一定给您炸个鞭炮!!超级响的哪种!不炸烟花了!!!"


    "合志的稿记得按时交,交完再炸鞭炮给我吧。"


    "好好好好的!!!一定不会拖稿的!!"


    于是埃米在立志一天就可以画完所有稿的迷之自信之下充满动力地拖出了数位板。残酷的事实就是他从早上画到深夜也没画完多少张,赶稿的进度条仿佛仍在他头顶上挂着,离所谓END的那一点还差了不知几亿光年的距离。

    在不知道是第几次崩溃地放下压感笔后,埃米绝望地将板子推到一旁开始刷起了QQ空间动态。


    意外地,正好刷到无定的动态,是新开的文坑。


    看样子是才写完设定和大纲以及开头的几段。埃米刚读完设定还没看开头,不自主地瞟了一眼时间,凌晨1:35。

    抱着会不会打扰到对方的纠结心态,埃米点开无定的小窗发了句:


    "无定老师这么晚还不睡吗?也在熬夜?"


    "一时兴起想到新的设定。"


    "哦哦哦——"


    "你怎么也不睡。"


    "刚画完一点稿图,准备刷完空间就去睡觉。"


    "早点睡吧,熬夜对身体不好。"


    "可是老师您自己不也在熬夜吗……"


    "闭嘴。"


    "好的我闭嘴我去睡觉了老师晚安祝你明天有一个钻石金肝我为您螺旋式跳楼!!"


    埃米赶紧钻被窝里,画稿画到太忘我了以至于刚刚都忘记提前开电热毯,深夜冰冷的温度让埃米忍不住一颤。


    我发誓我看完开头就睡觉!!!!


    埃米点开无定的空间继续读着之前没看完的开头几段,刚读了几句埃米就立刻呆住了。

    毕竟都是日完了人家某福特上的几百篇文的人,无定的文风埃米是知道的。描写很干净利落,几乎没有多余的词汇就可以在规定的字数里将一句话的意思表达得非常清楚,剧情严谨环环相扣,明线暗线分布合理,但是偏偏就是这种冷硬的文风读起来却很让人沉迷其中并且乐此不疲。按理说无定是不会主动去写热梗啊热圈之类的,最近这几年也是在冷圈里安静地产粮,虽然是在冷圈题材也比较少见可是无定的文的热度却出奇地高。


    原本写偏冷题材的无定居然写了网恋梗??!我活在梦里?!


    怀着宛如被告知今天的芒果汁是假扮成芒果的苹果榨出来的复杂心情,埃米将开头的几段一下子读完后整个人瘫倒在了床上。


    一言难尽。


    欲言又止。


    埃米终于明白了学好语文的重要性,他现在的心情除了这俩成语再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来形容了。

    埃米觉得那股莫名的兴奋劲又爬上来了,现在他完全没有丝毫的睡意反而精神十足亢奋过度甚至还想爬起来唱个歌。


    于是埃米循环了一晚上的《难忘今宵》也没睡着觉。


    这样就直接导致了第二天一大早埃米就顶着一对黑眼圈和不正常潮红的脸起了床。


    不正常潮红。


    埃米用双手捂住脸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烧了。

    一定是昨天晚上着了凉的锅orz

    埃米硬撑着浑浑噩噩的脑袋硬是把橱柜翻遍了都没有找到一丝退烧药的痕迹。


    别吧。


    我不会还要发着烧自己一个人下楼去买药吧。


    这也太惨了吧。


    最后埃米还是不得不屈服于命运,命还是要的总不能丢了,慢吞吞地换好衣服之后埃米下楼去药店买了退烧药顺便还有一些感冒用的冲剂。走在楼梯上他觉得头昏脑涨的自己下一秒就可能踏空楼梯一不小心摔下去。最后总算是活着到达了家门。

    给自己强灌了一碗退烧药之后埃米就又爬回床上躺着了,尽管埃米喝完药就赶紧灌了几大口白开水,嘴里的那点苦涩还是挥之不去。一想到退烧药的药效发作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反正这段时间内自己生着病什么事都做不了,埃米干脆就拿起手机刷起了QQ。


    无定的最后一条说说是在三点左右,看来那个时候他才睡觉。


    埃米一直盯着无定说说显示的时间。自己那个时候说不定还在单曲循环《难忘今宵》。

    别提了,循环了整晚上,埃米现在一听到《难忘今宵》都差不多想吐了。


    这次他是真的难忘昨天晚上了。




    退烧药很快就发挥起了作用,埃米也不客气地放纵自己一觉睡到了中午,起床的时候已经热出了一身汗,但总归是感觉身体没有之前的那么沉重,脑袋也清醒了许多。

    手机乖巧地躺在床头柜边,埃米惦记着文画群里有没有新消息便伸手拿了过来。刚点开就有新公告,据说是要举办新的活动。


    大概意思就是一位文手和一位画手搭档,活动规则指定一个主题进行写文或作画,文手需要在所有参加画手的画中通过辨别画风寻找出自己的搭档,画手也同样需要找到自己的搭档文手。


    奖励是并不昂贵的两条手链。


    虽然说奖品不起眼但是说是重在参与,活动不带任何功利性,只是让大家一起玩在激情赶合志稿的空闲时间放松一下。

    埃米看着屏幕里的群通知,已经有十几对文手画手参加了,在他们中间大多数都是拉上自己的绑文或者是绑画来参加的。埃米思索着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特别好的人也没有绑文,并不打算参加这次活动。


    我负责在场外为老师们激情打call!!!

    参加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毕竟我还是个刚来文画群的新人估计也没多少人认识我,更别说辨别出我的画风了。而且能不能找到一起搭档的文手都还是个难题,就算找到了埃米也不能保证自己能百分百认出对方的文风。自己这样贸然加入只会让举办活动的星月太太因找不到合适的文手而为难,硬给自己派一个文手人家指不定还不愿意和我这个透明画手搭档,到时候闹得大家都不高兴该多不好啊这就很难堪了。

    而且如果活动的时候出现了分歧也不好协商解决,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埃米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还是不参加了。

    这时候,星月突然小窗滴滴了埃米:

    "爪爪你来吗?听说无定也要参加的。"

    "别说了,我参加。"





————————————————————————————————————

变脸变得比谁都快。((



(完了,卡埃要破4000tag了,这意味着什么。)







评论(11)
热度(480)

2018-02-19

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