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百日卡埃68Days】恋爱笨蛋日

(o゜▽゜)o☆好的今天是我!!!祝大家四月一快乐!!!!

应该是第六十八天没记错的话。

如果有喜欢的人就去勇敢表白吧。希望看完这篇的你不要做恋爱的笨蛋x

大写的OOC预警

————————————————————————————————————


    “四月一日果然是恋爱笨蛋们的节日。”


    艾比一边说着一边盯着手机屏幕,QQ的提示音不断响起,群里似乎是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然而这个群有着一个并不那么充满善意而且长得腾讯快挤不下的群名:四月一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必有大事要不搞事协会

    埃米只瞟了一眼这清纯不做作的群名,拿着芒果的手微微颤抖。连呆毛都对自家老姐嗤之以鼻。

    艾比头上的红呆毛似乎是接收到了某根黑呆毛的无声嘲讽的信号,接着那根红呆毛像是表示不满地抖了抖嘲讽回去。然而呆毛的主人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两根问号之间的互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恋爱笨蛋的节日?为什么这么说?”埃米将洗好的芒果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一边剥着一边歪着头问。


    “只有傻子才会在愚人节这天表白吧。”艾比漫不经心地说着,群里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手上打字的速度已经晃出了残影。


    埃米咬了一口芒果。

    得了吧,他就没有一次听懂自家老姐的恋爱哲学理论。



 

    于是被自家老姐坑来和学姐学长们一起玩国王游戏的埃米,再一次体会到了被自家老姐卖了老姐数钱还不给他分红的微妙感。

    靠着一如既往的欧气,埃米还是比较有底气地相信再怎么轮都轮不到自己的。毕竟他被艾比拉过的所有国王游戏,他就没有一次被抽中过。

    这大概是为什么艾比抽ssr都要借埃米的手指摁吧。

    据说艾比抽的时候全程碎碎念为什么我家弟弟有着欧洲血统凭什么我却是个非洲人。



    所以当凯莉念出他的序号时,埃米整个人连着呆毛一抖,不好的预感爬上全身后背发凉。


    凯莉,学校有名的搞事大佬和恋爱咨询。撮合了年级第二的冰山学长和他多年的发小,据说某九岁儿童自从得知消息后一直蹲在学校马路上抱着那一根黄黑黄黑的路障棍思考人生。不仅如此,还怂恿了年级第五的温柔善良好人学生会长给第四的帅气狂拽锤子破坏者递了999字的直男情书,据说他们之后打了一架。

    然而这次被凯莉盯上的埃米察觉到了不妙的气息。


    凯莉扬了扬手中的号数牌,咬着嘴里的棒棒糖:“好的埃米小学弟,这次的号数可是轮到你了哦。”


    众人怜悯地望着坐立不安的埃米,感叹着有一位清纯小学弟要被凯莉大魔王给糟蹋了。


    “惩罚是,找一位路人当你的对象直到今天结束为止。”


    听到这番话,埃米条件反射地望向门外。


    此时某位红围巾学长正路过。

 


    埃米原地缩成球,瑟瑟发抖。



 

    卡米尔,学校有名的集才华与颜值于一身的全能一体机。不仅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写的文章多次被学校广播台循环念播。与此同时,还有一位狂拽酷炫屌炸天的校霸大哥。在某流氓团体中担任军师职位,对甜食有着不可言说的执着。


    埃米和这位常年带着红围巾也不嫌热的学长并没有过多的交集。说实话,他和雷狮海盗团的人都没有过多的交集。对于这种危险组织,埃米躲都来不及好吧。


    “抱歉,我可以换人吗?”


    “不好意思,按照规则,不可以哦。”


    “但是………”


    勾引海盗流氓团帅气军师这种事情怎么看下场都会很惨的吧??!!!

    埃米在那一刻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值急速下降,说不定在他去搭完话之后就变成负数了。

    下次清明节请在我墓前给我放个芒果谢谢。



 

    埃米深吸了口气,在众人的视线中单枪匹马地上了阵。

    被拉住围巾角的卡米尔下意识地回过头,某位小呆毛正仰头望着他。

    ——手里攥着他围巾的一角。

    这个动作太犯规了吧。

 


    凯莉于这一刻起刷新了对埃米的认知。

    好样的。

    下一秒她戴上了墨镜。

 



    “卡,卡米尔学长你好……能,能帮我个忙吗……?”


    埃米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如果被直接拒绝了他还会松口气,万一惹对方不高兴……那可是不好惹的人物啊。

    “嗯?”卡米尔难得地没有用沉默回应,而是极有耐心地听着埃米的叙述。

    据说某海盗流氓团的军师机智灵敏,从不会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

 


    凯莉嘴里的棒棒糖碎了。

    有戏。

    下一秒她剥开了另一颗糖的糖纸。

 



    “……我玩国王游戏输了,惩罚是找一位路人当对象。只要一天,一天就可以了。”说着埃米用手指比了个一,末了又补了一句,“反正今天是愚人节,所以大家不会多想的!!拒绝也没关……”


    “好啊。”


    “……系。”

 



    凯莉的墨镜这次随着棒棒糖一起碎了。

    见鬼。

    下一秒她搬来了一麻袋墨镜。前排售卖。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还有一条规定。你们得完成清单里的所有事情。”凯莉将那一麻袋墨镜扔到一边,拿出了一张卷纸。

    埃米接过卷纸后打开,纸张一直延伸到了地上。而上面无非是写满了情侣会做的事情。

    “(1)一起去一次游乐场。

    (2)坐一次过山车。

    (3)坐同一个旋转木马。

    (4)尝试吃同一根棉花糖

      ……(99)一起看一次午夜电影。”


    我靠。


    埃米读完这些事项后老脸一黑。

    让他跟卡米尔学长做这些事情,他怕不是要被某位锤子怪电死。


    “卡米尔学长,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


    “走吧。”


    “??????”


    “去游乐场。”


    “????????????”



 

    “记得拍照片发群里哟!!”埃米听见凯莉在他们身后这样喊着。

 



 

    游乐场检票口。

    虽然很想不通为什么愚人节会有这么多情侣来游乐场,还手牵着手你侬我侬闪瞎众人双眼不赔钱。埃米向前方长长的买票队伍望去,几乎都是成双成对来的情侣。还都牵着彼此的手。这样一看他和卡米尔两个人反而有点显得格格不入。

    似乎是察觉到了埃米的不自在,卡米尔拉了拉围巾,在不经意间牵起了埃米的手。灼热的温度从手心传来,埃米条件反射地握紧了那温度。

    在埃米意识到他正牵紧卡米尔的手之后立刻羞耻地低下头,任由卡米尔牵着自己向前走。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埃米的脑袋糊糊涂涂的,完全理不清思绪。只得跟着卡米尔漫无目的地走着。

    其实漫无目的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卡米尔倒是很干脆地直接走向过山车。埃米望着眼前的过山车,握着卡米尔手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似乎是在告诉身边的人他的极不情愿。


    “别怕。就是过山车而已。”


    “谁怕了??谁怕了????!!”


    埃米挽起袖子作势就要上过山车,一脸正气地系好安全纽带后看着卡米尔一言不发地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但是这一脸的正气仅仅止步于过山车启动前。


    卡米尔看着怀中不断尖叫抱紧自己瑟瑟发抖的埃米,微微吸了口气。

    埃米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走下过山车的了。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思绪仿佛还在被尖叫声包围着,耳畔环绕着嗡嗡的响声。

    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忘记了自己在过山车上抱着某海盗流氓团的军师后没被打死。




    总之前两条算是完成了吧!!


    埃米心满意足地在第一条和第二条上打了两个小红勾,下一条是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这种佛系设施简直比过山车人性了不知多少。埃米和卡米尔坐在同一个旋转木马上,前者想的是安哥看到了一定会泪流满面,后者想的是——

    太近了。


    卡米尔一低头就能触碰到身下人的发丝,不得已接触的皮肤像是有火在烧一般灼热。

    不过面前晃来晃去的呆毛很快就打了卡米尔的脸。

    成功破坏温情气氛。卡米尔瞬间有了一种想拔下这碍事的东西的冲动。

    似乎在某个时间线,他真的做过这件事情。

    不过那都与现在无关就是了。面前的小矮子可是正趴在旋转木马上开心得不得了。

    卡米尔在埃米看不到的身后,嘴角带上了微微扬起的弧度,但却又很快被隐藏在围巾下。

 

    于是这一整天大概是走走停停,清单上一一个个小红勾记录了他们所做的事情。

    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埃米和卡米尔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埃米一只手捧着纸张一只手拿着笔划上红勾,卡米尔在一旁吃着棉花糖。


    “总算只剩下一件啦。”


    埃米喜滋滋地在倒数第二条上打上勾,神情无比自然地咬了口卡米尔递过来的棉花糖,后者也无比自然地将埃米咬过的棉花糖继续咬了一口。


    “最后一件是……去看午夜电影?时间不早了吧,我们出发!”埃米收拾了一下手中的纸和笔站起身来。


    “等下。”卡米尔指了指棉花糖,示意埃米等他吃完棉花糖再走。


    埃米叉着腰盯着卡米尔手中的棉花糖,不断地催促着快点。


    没想到卡米尔下一秒站起身将棉花糖喂到埃米面前。


    “吃不完了。你吃吧。”


    “早就叫你不要买这么大的嘛……把老爷爷摊上最大的棉花糖买了又不吃完,浪费食物,而且还是浪费贵的食物。”埃米一边数落着一边咬着棉花糖,下一秒卡米尔的脸却凑了上来。

    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棉花糖的距离。


    卡米尔若无其事的咬着棉花糖的另一半,那层薄薄的糖砂不断地变少。就在卡米尔快要吻上埃米时,埃米慌忙打住了卡米尔。


    “停停停。既然吃完了我们就快走吧。”


    埃米赶紧向前跑去,双手捧着发烫的脸。卡米尔一个人在原地勾了勾嘴角,快步追上去。

 

    今天是愚人节啊。

    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差点……差点自己都信了。

    埃米一边红着脸跑着一边暗暗腹诽着,耳尖也染上了微微的嫩红。

 

    他们彼此都深知这不过是个愚人节的玩笑而已,零点一过,就什么意义也没有了。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了啊??


    埃米怀着这种难熬却又说不清的情绪终于撑到了电影即将结束。

    终于……!!!

    埃米看了一眼时间,零时零分。这一天终于在星辰还未落下的时候结束了。


    在电影散场的灯光亮起之前,卡米尔突然转过身将埃米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卡米尔学长……?愚人节已经过啦,所以我们不用……”


     “我知道。”


    话音停止之时,一个温柔的吻如羽毛般轻轻落下。







 

    艾比说过,愚人节是一群恋爱笨蛋们的节日。

    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傻子们总是在这一天将自己的真心隐藏在玩笑里。

 

    可是当电影散场前卡米尔对埃米说出我喜欢你的时候,钟表的秒钟正路过零时走向了下一天。

    所以说某海盗流氓团的军师,到底是不是恋爱的笨蛋呢。



    谁也不知道。不过现在也没人会去纠结这个问题了。

    因为在卡米尔的吻落下之时,埃米那双湛蓝如海的眼也已染上了粲然笑意。

 



    如果无视掉在不远处偷拍的凯莉的话。






————————————————————————————————————

凯莉:这么过分的事情一定发QQ空间

惊!某海盗流氓团军师竟对清纯小学弟做出这种事情!



“!!!奶奶你关注的写手蛋糕更新了!!!”

“我知道,今天愚人节。”





评论(27)
热度(372)

2018-04-01

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