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那一刻艾比好像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是从来没有写过的花吐症x原作向背景

私设是患病之后会吐与喜欢的人颜色相关的花瓣,且越靠近喜欢的人花瓣数会急剧增多。

ooc预警,相关cp有点杂洁癖慎入

————————————————————————————————————

01

    自从凹凸大赛的迷宫赛结束后,创世神美其名曰考验参赛者的意志,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了几罐花吐症病原体,进行了第一次的投放花种。

    一时间,主赛场上百花齐放。

    随处可见的是各式各样的花瓣,咳嗽声此起彼伏。从身旁路过的某参赛者说不定走着走着就吐出一盆仙人掌。


    那生机勃勃的绿色仿佛一不小心就透露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然而埃米作为一名乖巧可爱从不惹是生非的参赛者,连自己都不知缘故莫名其妙地患上了花吐。这是他压根没想到的。他一位根红苗正好青年,清纯可爱小处男,怎么可能就患花吐???

    至于埃米是怎么发现这个可怕的事实的,要从二十分钟前说起。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个打怪的好时机。

    迷雾森林里的灌木丛边探出两根呆毛,不远处可以清晰地听到有召唤兽的嘶鸣。


    “老姐,我们这样去偷袭人家不太好吧。”躲在灌木丛后的埃米压低声音说道。


    “你个衰仔懂什么,我探查过了,这个召唤兽的主人是个菜鸡,咱俩合作一波,绝对可以赚到这笔大积分的。我敢打赌,那只召唤兽绝对不便宜。”艾比一边扒着灌木丛一边探出头说道。


    “他们要过来了!!老战术,衰仔,我数到一就行动!”


    “三。”


    “二。”


    “一!”


    埃米装上恶魔之手从空中跃起,借助一旁的树干使力一蹬,一个漂亮的后翻落地出现在参赛者的身后,正想要一爪子拍晕面前的人,却不知怎的突然咳嗽起来。

    被偷袭的参赛者显然捕捉到了咳嗽声,惊恐地转身与埃米大眼瞪小眼。


    场面一度再次尴尬。


    一旁的艾比扶了扶脑袋心里槽着自家弟弟真是个大傻子还是丢了算了吧。


    “愣着干嘛,快跑啊衰仔!!!”


    埃米这才反应过来往相反方向逃跑,参赛者又好笑又好气地紧随其后,体型巨大的召唤兽也随之奔来,脚步声隆隆作响。

    硬是追了半片森林,埃米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观察着地形,想着哪儿能找个分叉口甩掉这群难缠的家伙。


    什么仇什么怨,不就是想偷袭你吗!!!关键是还没偷袭到呢,至于追我这么远吗!!!

    埃米心里暗暗槽着。


    眼看就要追上,艾比从一旁跃过射出箭矢,成功打断了参赛者的追逐。艾比跟着埃米在拐弯处一个圆润的漂移,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说你是不是傻,关键时候掉什么链子!!”艾比给埃米来了一记暴栗。


    “老姐我冤枉啊……真不是我想掉链……咳、咳。”刚刚的症状像是又发作了,埃米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咳让艾比也开始慌乱起来。

    “衰仔你没事吧?你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靠。这是亲姐吗。


    埃米想槽回去,奈何咳嗽像是缠上了他不放似的,一直停不下来,根本开不了口说话。

    艾比在旁边扶着咳到弯下腰的埃米,两边青绿的花瓣就这么从埃米的口中掉落了出来。


    ……???艾比当场黑人问号。


    “我的妈你这是患了花吐?????”


    “啊?”

 

    艾比和埃米看着地上的两片青绿色花瓣双双陷入沉默。


    “快说,你是不是看上哪个绿眼睛的小妖精了?!”艾比揪着埃米的呆毛质问道。


    “我不是我没有,老姐你别瞎说啊!!!疼!!!”


    “谁知道呢,万一你真喜欢上了哪个绿眼睛的参赛者,看我不打死你!”


    “老姐我一直都是跟你待在一起的啊,什么时候遇到过个绿眼睛的参赛者……”


    “等等。我好像知道什么了。”


    “啥?”


    “起身,找人!”艾比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拉起埃米就走。


    “找谁???”


    “安!迷!修!”


    “哈???你说谁???”



02

    “……”


    “……”


    “……”


    艾比望着眼前咳嗽到不行的安迷修,再望了一眼一旁安静如鸡的埃米,三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在这沉默的期间,安迷修已经吐了一地的紫色花瓣了。


    “咳、咳……艾比小姐,咳,请,请问找在下有什么事吗,咳咳……”


    艾比看着脸色苍白的安迷修欲言又止。


    埃米看着满脸乌黑的艾比欲言又止。


    安迷修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两人欲言又止。


    好吧,至少大概可以确定埃米喜欢的那个绿眼睛小妖精不是这个恶心帅骑士了。

 

    安迷修咳嗽得越来越厉害了,紫色的花瓣也是源源不断地掉落。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果不其然,不远处响起了熟悉且欠揍的声线:


    “哟,这不是双剑的安迷修吗。”


    如果说这该死的花吐症是个麻烦的话,那么现在,是真的遇上了更大的麻烦了。



03

    艾比非常识时务地带着埃米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等等老姐,为什么又要着急跑啊……”


    “呆!你没看见雷狮海盗团来了吗!这是要掐架的节奏啊!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赶紧溜啊!!!!”


    这就是你把安哥卖了的理由?


    “所以老姐,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儿……?”


    艾比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似乎也是在思索这个严肃的问题。

    “不管了,反正先跑再说!!跑得越远越好!!!!!”


    ……我申请把这个亲姐退货可以吗。


    不知道跑了多久,艾比才带着埃米在一处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一整天都是在不停地跑,不停地躲,这是什么诅咒吗。


    埃米累得瘫倒在地上,根本没有任何想要起来的欲望。


    “衰仔我跟你说……”


    “别,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起来陪你再跑个几千米马拉松的!!!”


    “喂。我是你亲姐吗!!”


    “说不定不是………姐我错了!!!!你松手!!别拽呆毛一切都好

说!!!!!!!”


    “总之,不找到你喜欢的那个绿眼睛小妖精,你的花吐就别想好了干脆等死吧。”


    姐你为什么对绿眼睛小妖精这个词如此执着????埃米躺在地上暗自在心里槽着。轻轻一仰头便望见湛蓝的天空,今天的天气真的很难得,埃米自打参赛以来就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了。


    好美的蓝色。


    像某个人的眼睛。


    埃米被自己这一想法惊到了,立马在艾比宛如看待智障般的眼神中慌张地坐了起来。


    “姐,走啦。”


    “干嘛?想通了决定找个地方寻死了?”


    “……”



04

    埃米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如果真的像艾比所说,找不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话,自己真的会在这次的花吐中把命搭进去。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迟钝到患了花吐才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


    埃米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去哪儿都好,总之不想看到天空。


    不想再看到那片蓝色。


    不想再想起那个人的眼睛。


    为什么看着这如倒映着海的蓝色,心中会突然咯噔一下。


    啊啊啊,真是烦死了!


    埃米抓狂地挠乱了自己的刘海,站起身来向快要走远的艾比跑去。

    也许是心里心事重重的,在跑的过程中撞到了一名参赛者,埃米不好意思地鞠躬喊了抱歉,转而又向前跑去。


    被撞的那名参赛者似乎并不着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跑向前方的埃米。帽檐下那双如倒映着海的蓝色眼眸一直追随着呆毛晃动的身影。蓝眼睛的主人沉默不语。


    “卡米尔,跟上。”


    “知道了,大哥。”


    卡米尔快步跟上,想知道雷狮下一步的安排。

    就在刚才,他们正去找安迷修,却意外地发现这位大赛第五很不幸地患上了花吐。雷狮在看到那堆和自己眼睛颜色如出一辙的紫色花瓣时似乎有一瞬间的一滞,却只说了句扫兴便带着海盗团的其他三个人离开了。

    他猜不透大哥究竟想干什么。安迷修患上花吐,战斗力也会随之削弱。现在正是干掉他的好时机,大哥却带着海盗团走人。如果说是大哥不想趁人之危的话,但上次在赤焰山偷袭嘉德罗斯就很难说了。


    安迷修吐的紫色花瓣……?



 

    那一刻卡米尔好像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吓得卡米尔手中还没拆封的小蛋糕掉在了地上。



05

    “哎哎衰仔,你快过来!!!!”


    “又怎么了啊。”


    “看那边!那边!”艾比兴致勃勃地冲着埃米指了指正前方的方向。


    “是不是又是哪个帅……啊?”埃米眨了眨眼睛。


    前方的安莉洁也冲他们眨了眨眼睛。


    “老姐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女孩子了……???”


    “呆!”艾比直接手刃埃米,“看她的眼睛啊!!”


    埃米望去,那一片清澈的翠绿也望了过来。


    “老姐醒醒,我们跟这位大赛第十完全没有交集。以及……”埃米缩了缩脖子,“你没看见旁边那位坐在月刃上的小姐眼神快要把我们杀死了吗。”

 

    凯莉看着这两根明显对安莉洁不怀好意的呆毛,送去了友善的微笑。

    说起来,创世神这次投放花种真是要搞大事情,大赛前十几乎纷纷中招。格瑞嘴里掉落金黄的雏菊倒是在意料之中,可嘉德罗斯开始诡异地吐芦荟是个什么操作啊?!


    看来这赛场上还有很多她没看清的死给。比如吐芦荟的嘉德罗斯,比如一言不合就放电的雷狮。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带双马尾头巾的皮卡丘看见吐花的安迷修之后径直走了,走了啊!!!!!

 


    那一刻凯莉好像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06

    到底是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安迷修居然吐了紫色的花瓣。

    雷狮扛着锤子非常想给他来一顿免费电疗。


    吐什么不好,偏偏吐紫花瓣????这不让人想歪也硬要让人想歪好吧。如果安迷修真的对自己有意思的话刚才直接办了不就得了?!废什么话。


    正这样想着,卡米尔细微的咳嗽声从身后传来。尽管听得出来在非常努力地克制着,但还是能听到。


    雷狮转过头盯着卡米尔。


    卡米尔抬头盯着雷狮。


    祖传的大小眼两两相对之后,卡米尔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说道:


    “大哥我没事。”

 

    “个屁。”

    雷狮直接扯掉了卡米尔的围巾,蓝色的花瓣源源不断地掉落。在地上显得分外扎眼。



07

    埃米咳嗽得越来越厉害了。

    这只能说明,离自己喜欢的人越来越近了。

    艾比看着吐花量急剧增多的埃米,立马顺着这个方向走。


    ……敢情你是把我吐的花当检测器是吗?!


    埃米咳嗽到眼泪都快出来了,谁知不远处也想起了剧烈的咳嗽声。


    艾比和雷狮同时朝着咳嗽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旁的雷狮看见了埃米掉落的绿色花瓣。


    一旁的艾比看见了卡米尔掉落的蓝色花瓣。

 


    四人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

 



    那一刻,艾比好像知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倒是雷狮,看了眼埃米,又看了眼卡米尔,十分自来熟地走来把手搭在埃米肩上,然后扬起令人寒意的笑容地说了句:



    “弟媳好。叫大哥。”

 







————————————————————————————————————

艾比:以后还怕什么雷狮海盗团啊,都是亲家了。






评论(39)
热度(546)

2018-07-04

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