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鸽子除了咕咕咕还会干什么

((유∀유|||))卡埃5000tag的点梗。是素年 @素年 点的飞鸟症。设定是爱人在死后会化为一只飞鸟。
虽然这个梗听起来很刀但是我怎么可能发刀【大声bb】
原作向背景。我流卡埃OOC巨雷预警。
——————————————————————————————

01
    卡米尔最近很困扰。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只鸽子总是在他周围出现然后到处兴奋地像个三百斤的胖鸽飞来飞去并抖落他一脑袋的羽毛。

    等等,三百斤的鸽子已经不是鸽子是企鹅了。

    对没错,就是南极那种走两步摔一步仗着自己膘肥体壮不怕疼还快乐地拍拍翅膀显出自身负数智商的某类生物。要不是法律保护稀有动物,这群企鹅估计早就被人抓起来摆上餐桌了。说不定它们还以为那群提着笼子的人是来带它们去北极旅游的并高兴地过去送人头,啊不,送鹅头。
    卡米尔觉得,这只鸽子的智商完全可以和那群傻企鹅相媲美。

    就智商低这一点,它们可以说是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卡米尔看着面前走两步摔一步仗着自己膘肥体壮不怕疼还快乐地拍拍翅膀显出自身负数智商的鸽子,再度陷入了沉思。

02
    这只鸽子是突然出现的。

    那是凹凸大赛的休战阶段,所有参赛者不得参与斗殴。
    系统会给每一位参赛者进行定位并安上隐形的保护罩,受到伤害时会免疫并且显示攻击者信息,终端会通知主赛场的中枢系统并给予攻击者扣分惩罚。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大家都可以过上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好好享受青春美好不用整天担心被人锤爆头的和平日子了。
    大部分参赛者表示很欣慰并挑衅了很久以来看不顺眼的人,反正他又打不到我言语上总要好好爽一把。

    虽然休战阶段过了之后还是会被打爆头。

    然而一小部分参赛者并不乐意,休战阶段他们只能够通过刷迷宫砍怪兽以及陪裁判球玩开心消消乐下弱智五子棋获取额外的积分,并且这几项所获积分微之甚微并不能起到什么卵用,所以排名不会发生大改动。该排一二名的还是排在一二名,该吊车尾的还是在吊车尾。

    这有什么意义吗,没有意义。

    像雷狮海盗团这种两分钟不搞事就躁动不安的小团体,休战阶段就是除了无聊和很无聊只剩下非常无聊的时期了。

    陪裁判球下了三百盘五子棋三百盘稳赢的帕洛斯打了个哈欠,并顺了顺旁边早就爬在一边睡着了的巨型犬的毛。
    雷狮倒是悠闲得很,整天去跑到人家大赛第五安迷修那儿在被打的边缘疯狂试探反复横跳甚至还想来个大鹏展翅。

    ……这明摆着调情呢。

    卡米尔非常识时务地没有跟过去。在得知自家大哥又扯着人家好好骑士的领带在人家脸上乱亲被安迷修差点扇耳光警告后觉得自己不过去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呆在拖把头和扫把头旁边数头顶飞过的鸽子从开始到现在数了差不多快五百多只后他现在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快发霉长草的蘑菇。
    头上的月亮已经升的很高了,时不时能听见夜晚夏蝉烦人的叫声。

    它们可真是惹人厌的家伙。

    卡米尔深吸了口气,提着暖黄的马灯朝萤海森林的边缘走去。在头顶留下一路的星碎。

    他不会想到,自己会在那里,邂逅一只鸽子。

    还是贼傻贼傻的那种。

03
    流水声越发得响,卡米尔知道自己离森林边缘越来越近了。

    不出所料,又走了几步,已经能看见那条敲出咕咚声响的小溪了。卡米尔走近了,轻轻将手中的马灯放在一旁然后沿着溪岸坐下,像是怕吵醒了头顶上的星星似的。

    仰头看了看那弯清冷的月亮,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他在心里默念着倒计时,在数到零时大片大片萤火虫升起在空中闪烁着似明似灭的荧光,这些发光的小家伙时高时低地飞着,就像一片起起伏伏的荧绿色海洋。

    伴着蝉鸣蛙叫,伴着咕咚作响的流水声,伴着风吹过溪岸芦苇的沙沙声响,伴着夜幕里围绕着那弯微凉的月窃窃私语的群星。
    一场属于夏夜萤火的盛典从此刻开始。

    每当零点的时候,这里的萤火虫就会点起自己的小灯为夏夜歌唱。那番夜景曾经撼动了多少偶然来到这里的过路人,于是有人将这片森林起名为萤海森林。

    很美的名字。

    卡米尔不是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

    他无法形容眼前的景色如此如此的壮丽,也无法形容萤海森林这个名字如何如何的贴切,他只知道这片萤海是真的很美。美到他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这场夏夜庆典。

    他甚至不敢挪动一下,不敢伸手触碰旁边的马灯,不敢深深地吸一口气。

    然后一只鸽子就宛如恶魔一般毁了这一切。

    就在卡米尔沉在这迷人的寂静中时,一只鸽子突然扑棱着翅膀飞来,吓走了一路的萤火虫,提着小亮灯的小家伙们顿时一哄而散。那只鸽子轻擦过溪面,在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后扑通一声一头栽进了水里炸起几米高的水花。

    被泼了一脸水的卡米尔沉默了。

    然后那只鸽子从水里挣扎了起来扑上岸,在走了一步后爪子一滑又一头栽倒了水里。

    再次被泼了一脸水的卡米尔更加沉默了。

    最后卡米尔还是看不过去将这只蠢鸽子从水里提上了岸。
    那只鸽子抖了抖浑身的水,然后开心地拍拍翅膀原地转了几个圈并蹭了蹭卡米尔的手。

    卡米尔怀疑自己是出错觉了。

    不然他怎么可能以为这只给自己洗了两次头的鸽子,居然还有点……可爱。

    一定是出错觉了。

04
    卡米尔这才看清,这是一只纯白色的鸽子,在月光下有点微微泛蓝。这只鸽子的脑袋顶上有一撮毛,走一步就摇两下,可以说是非常灵性了。
    卡米尔忍不住碰了碰鸽子脑袋顶上的那撮毛,这只鸽子立马跳开并嘬了一口他的手指。

    这让卡米尔想起某个小矮子。他总是在卡米尔去摸头顶的呆毛的时候打掉卡米尔的手并告诉他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摸呆毛长不高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

    有理有据,理直气壮,气势汹汹。像极了一只炸毛的猫。

    卡米尔想到这里忍不住上扬起嘴角,然后  眼眸便渐渐沉下。
    之后便是一番长久的沉默。

    该回去了。

    卡米尔又抚了抚鸽子,然后起身提起马灯,向萤海森林的出口方向走去。
    身后的鸽子扑棱着翅膀发出“咕咕咕”的叫声,像是在倾诉着什么,又像是在挽留着什么,或者说,在恳求着什么。

    不过那有什么用呢,它只不过是一只鸽子。在卡米尔听来,那声呼唤只不过是咕咕咕罢了。
    只不过是咕咕咕罢了。别无其他。

    所以卡米尔听到之后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并无回头地向森林深处走去,最后消失在了枝叶篷草遮掩住的远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声咕咕咕听起来确实更像是哭泣的声音。
    像是一个恋人对另一个恋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像是用尽全身的勇气将所有的思念全都倾注于此,像是……

    像是这辈子就只能发出这一声叫唤。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那只不过是一声咕咕咕而已。

05
    卡米尔并未将这只鸽子的事情放在心上。

    毕竟,也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吧。

    卡米尔再次来到萤海森林的那条小溪时,离上一次已经过去好几个时日了。
    凹凸大赛的休战阶段再过几天就结束了,雷狮海盗团早已蠢蠢欲动,已经拟好计划打算干一票大的。让卡米尔计算了一波利益盈亏,这次他们是逮到肥肉了。
    不过在休战阶段没结束之前,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能做。

    卡米尔越过整片萤海森林走向溪边,溪畔的草已经比上一次来时长得很高了,高到卡米尔不得不用手扒开这些挡路的家伙。
    可是当他刚一伸手触碰到草尖时,他的动作随之一滞,像是隐约知道了什么事情,连指尖都带着微微的颤抖。
    当卡米尔在月光的映照下看清这些蓬蓬松松的草究竟是什么,他紧紧抿了抿嘴。

    那是结髅草。

    一种会长在死去的人的骨骸上的植物,它们会缠绕整具尸骸,即使在尸骸周围也会生长出整片整片的结髅草。
    虽然称之为草,但这种植物在触碰到死者恋人的眼泪时会开出花。而它们一生也只能盛开一次。

    这里曾经有人死去。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感波动,对于凹凸大赛死人这件事情他早已习以为常,并且心知肚明这就是这场大赛不可避免的伤亡,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莫名其妙会有咸湿的液体划过脸颊?

    为什么他的眼泪不受约束地大颗大颗的落下?

    他明明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人。

    卡米尔看着那些亮晶晶的东西滴落在手上的结髅草上夜班。
    眼前的景象让卡米尔睁大眼睛。

    那些在夜晚的凉风中摇曳着的植物,那些生长在尸骸上永远沉寂着的植物,在它们的草尖上,冒出了泛着荧蓝色光的花骨朵。
    卡米尔轻轻触碰那柔嫩的花苞,花瓣便一片片展开,在月光披上的一层银纱盛放。
    像是收到了暗号,周围所有的结髅草全都相继盛开。

    这样望去,就像……

    就像是一片荧蓝色的海洋。

    就像那晚的萤火虫铺成的荧光海洋。

    那只鸽子突然飞来了。

    它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然后落在了卡米尔的头顶上。

    但它没有发出叫唤。

    卡米尔用手将头顶的家伙抓了下来,这才发现这只鸽子有一双蓝色的眼眸,在月色里亮晶晶的。
    好像有什么咸湿的液体落在了他的指尖。

    是鸽子的泪。

    ……鸽子会流泪吗?

06
    卡米尔刚想抬手轻轻拭去那滴泪,敏锐的观察力使他侧身躲过突然飞来的物体,亮光一闪,一把匕首落在了角落。

    从森林深处走来几个人。

    卡米尔将鸽子轻轻放下,拉低了帽檐。面无表情地看着走近的明显不怀好意的偷袭者。

    “哟,这不是雷狮海盗团的最弱军师卡米尔吗?”

    “你最好清楚,现在是休战阶段。”卡米尔这样回应道,言语里听不出任何感情。

    “那又如何?”面前的人清了清嗓子,“你应该知道,在晚上一个人离开团队独自一人,是很危险的吧?”

    卡米尔警惕地看着他。

    “过一会我们的人就将入侵大赛的中枢系统,那时候所有的参赛者的保护罩都将失效。而你——”
    “就在这个地方安心睡一觉吧。不过,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五分钟后,卡米尔踩在带头的人的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旁边跟随的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

    “放下武器。”

    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将手中的武器放下,卡米尔将它们踢到了一旁。

    “排名七十几的参赛者没有勇气来挑战我。谁指示你们的?”

    脚下的人一言不发,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卡米尔加重了脚下的力道。

    “好我说我说!!是……”

    话未说完,卡米尔的眼前突然闪过什么东西。
    那只突然飞起来的鸽子挡住了从暗处射来的一支弓箭,然后倒在了地上。

    卡米尔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

    狠狠踢了那人一脚,卡米尔抱起受伤的鸽子向他们看来,眼神让人忍不住寒颤。

    “滚。”

    那几个人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卡米尔小心翼翼地取出鸽子上的弓箭,箭头上面淬了毒。
    手中的鸽子胸口一起一伏,像是连呼吸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被弓箭射中的地方还在不停地流着血。
    卡米尔狠狠掰断了那根弓箭,然后打开了大赛终端的医疗系统。

    “救好它,别管多少积分。”

    终端传来冰冷的系统机器人的声音:“参赛者卡米尔,您确定花费积分救治一只鸽子?这将花费巨大的积分,很可能会影响您在大赛排行榜中的位置。”

    “我确定,少废话。”

    “成功接收指示,医疗系统正在启动。”

07
    卡米尔看着眼前缠着绑带还低头疯狂扫食着芒果的肥鸽子,拍了拍它的头。

    “你真是降低了鸽子的智商。”

    那只鸽子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享受着美食,头顶的那撮毛摇来摇去,卡米尔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然后果不其然被啄手警告了 。

    卡米尔勾了勾嘴角。

    “是你吧。”

    正在与芒果斗智斗勇的鸽子突然抬起头来,那双蓝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

    “埃米,是你吧。”

    然后卡米尔看见,那双蓝色的眼眸中,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溢出。

    ……鸽子会流泪吗?

    当然会了。

08
    卡米尔将这只鸽子带到了身边。不,应该说是这只变成鸽子的埃米带到了身边。
    雷狮看着自家弟弟整天跟一只鸽子从凹凸大赛的第一第二又打架了聊到今天早上是吃什么早饭,有一次还居然看见自家弟弟笑了起来,雷狮怀疑自己是精神恍惚了。

    我没看错???我的欧豆豆笑了????

    ……实在是太恐怖了。

    当雷狮问起卡米尔为什么莫名其妙养起了一只鸽子,自家弟弟扯了扯围巾,然后说出了卡米尔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的话:“养养鸟,培养点新的兴趣爱好。”

    ……太玄幻了。雷狮有点措不及防。

    卡米尔看着眼前扑棱着翅膀的鸽子,揉了揉它脑袋上的那撮毛。

    “喂,你现在可是被我包养了哦。”

    卡米尔将面前的小鸽子轻轻拥入怀中。

    “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这一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埃米。”






    “咕咕咕。”

    卡米尔。


















————————————————————————
蛋糕发出了白嫖的声音:“咕咕咕。”






评论(38)
热度(303)

2018-08-11

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