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芒果蛋糕 —

【卡埃七夕24h】如何让邻居变为学长变为恋人

大噶七夕快乐鸭!!!七点钟被我承包咯~

七夕就应该捧着西瓜开着电视边吹空调边吸甜甜的小男孩哇www

————————————————————————————

ONE  

    “这年头在40℃的出门不到半秒脸上眼妆粉底唇彩全给你晕完的太阳炙烤下还戴着围巾的人怕不是奇行种吧。”

    艾比吸了口苦瓜奶茶,戳了戳埃米指了指前面那桌的客人如是说。

    “哎老姐……戴啥是人家的穿衣自由吧你也不能这么说啊万一人家听见了那多有损我们的无公害良民形象啊。”

    埃米一边吐槽着一边顺着艾比指的方向看去,然后他嘴里的芒果肉被惊吓得嘶溜一下就掉在了桌子上。

    “……当我没说。这条红领巾好骚包。”

    埃米说完后心情复杂地捡起桌子上的芒果肉给它在桌子下的垃圾桶里下了葬,掉着眼泪十分悲愤地蹲在垃圾桶前默哀了三秒,起身抽了张纸巾擦擦手后恍如无事发生。

    然后更悲愤的事情发生了。

    埃米发现那是最后一块芒果肉。

    “……靠。阿芒你死得好惨呜呜呜!!!!”埃米伤心欲绝地看着垃圾桶里的遗体流下了眼泪。

    然后果不其然获得了自家老姐的一顿暴栗。

    “行了行了搞得我虐待你你八辈子没吃过芒果似的。”

    阿芒死得很惨,被手刃的埃米也死得很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惹自家姐姐。

    特别是当你有一个喜欢用暴力表达爱意的姐姐时。

    仅仅从埃米脸上的爪子印就可以看出艾比对埃米的爱有多么深沉。天地可鉴。

     “哎对了衰仔,楼上的安迷修要搬家了你知道不?”艾比拿着不知从来听到的小道消息说。

    “……啊?好端端的为啥要搬家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家对面的邻居也搬家了!”

    “所以呢。”

    “这么明显的因果关系你都看不出来???”

    “哦我知道了!安迷修是暗恋我们家邻居!……等等,我们家邻居好像是个男的啊?哦我知道了!!!安哥是个gay!!!”

    “笨!”艾比戳了一下埃米的脑门,“我们的新邻居是安迷修的死对头!!!据说他俩掐架从小掐到大呢!”

    “哦我知道了!安迷修暗恋他的死对头!!!……那安哥也还是个gay啊。”

    埃米摇了摇头,多好的安迷修怎么就被自己的死对头掰弯了呢。不过也难怪,从小掐到大都算青梅竹马了吧,对对方有大胆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埃米点了点头。

    “老姐你怎么不说话了啊?诶你在查什么啊给我瞧瞧。”埃米把脑袋凑过去,只见屏幕上方几个响亮亮的大字。

    “自家弟弟是个傻子怎么办?在线等,挺急。”

    然后下方的回答是:

    “早发现早治疗。智力缺陷者需要社会的关爱与尊重。”

TWO

    埃米一边不停流着汗一边抱着一大堆盆栽爬上七楼时仍然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个假姐姐。

    艾比美其名曰,既然你智力不行,那就干点体力活吧。

    然后埃米就光荣地被选为家中劳动主力一把手然后被要求尽职尽责地将可爱的姐姐的一麻袋多肉植物搬上楼。

    “姐你买那么多盆栽干嘛?你开福利院吗专门收留无家可归的小植物???”

    当埃米将所有多肉植物搬上楼之后气喘吁吁地对着自家老姐发出不计后果的质疑。

    然后他看见自家姐姐回眸一笑百媚生并告诉他楼下还有一麻袋没搬。

    “哦我亲爱的弟弟,你会帮助你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姐姐的吧?”

    ……到底谁才是可怜弱小又无助的那一方啊!!!

    这日子没法过了!!!天天受自家老姐欺压!底层人民没有尊严的吗!!!打倒资产阶级!!!!平等万岁!!!!埃米,是个男人就别怂,硬气点!!!

    然后埃米咬了咬牙用最充满底气的浑厚声音回答道:“好嘞老姐!!!”

    不卑不亢什么的,当然只是说着玩玩啦。毕竟命比较重要。

    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生存隐忍一点有什么错吗???

    埃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气势汹汹地挽起袖子下楼了。

    还没走几步就成功地表演了个平地摔。

    还没爬起来,头上突然多出一片阴影。埃米下意识地抬起头然后惊喊出声。

    “我靠,是你!骚包红领巾!”

    ……???

    看着眼前趴在地上摩擦将地板擦得一干二净的呆毛小哥,卡米尔选择沉默地绕开这个巨型路障继续走,然后成功被刚爬起来的埃米不小心踩住围巾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

    然而始作俑者一脸纯真无邪地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会信的对吗?”

THREE

    之后这件事情被称为,爱的踩踏摔。

    埃米觉得,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不是你用一个爱的踩踏摔成功地搞毁了与新邻居弟弟的关系,而是你在下学期的开学典礼上发现在国旗下演讲的帅气小哥哥就是那位新邻居弟弟。

    埃米看着在台上做着演讲的骚包红领巾,第一次感受到了缘分的奇妙。

    周围一堆花痴的女生不断窃窃私语着,被班主任眼神警告后安分了几秒钟又开始窃窃私语着。

    卡米尔似乎注意到了台下某位呆毛小哥,当他将眼神瞟过那片区域时,一大群女生兴奋得快要尖叫出声。

    而当事人表面慌的一批,实则慌的一批。

    机智如埃米,他认为自己可以装作系鞋带躲过这段恐怖如斯的注视,然而当他已经蹲好在地上时——

    他发现自己今天的鞋子根本没鞋带。

    好了,这下新邻居的可爱弟弟对他的印象不只是爱的踩踏摔了。

    在被认作智障之前,强烈的求生欲告诉埃米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挽回一下仅存的形象。

    于是他想起第一次遇见这个骚包红领巾时,好像……是在甜品店?

    那就请他吃甜点吧。

FOUR

    埃米没有想到卡米尔真的会来。

    而且还带了一张特别能吃的嘴。

    埃米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已经解决完五个芒果蛋糕仍没有停止意思的卡米尔心,然后忍痛掏出一叠钞票带着哭腔说道:“老板,再来五个。”

    连句尾的“五个”都带上了颤音。

    服务员正要接过钱时埃米猛的攥紧手中的钱,然后在服务员凶狠得仿佛要吃小孩的目光下弱弱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钞票被恶魔无情地夺走,钱包又减了一圈的肥。

    说起魔鬼,明明眼前这个饭量惊人骨瘦如柴的人才是魔鬼好吧。

    埃米深深地怀疑起了人生,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干吃不胖的神奇人类物种吗,卡米尔为什么不去写本书,就叫如何靠着三百斤的饭量做九十斤的人。

    算了,还不如叫燃烧我的卡路里。

    今天就是我埃米破产的日子。我才十几岁,我好累。

    这以后要是谁娶了卡米尔得倒霉八辈子吧!!!家底都要吃穷!太惨了 !!

    也许是注意到了某道不是那么善意的目光,卡米尔抬起头,成功地收获了埃米的笑容。

    对,前一秒还恶狠狠地盯着别人后一秒马上换上完美无瑕充满真情实感的笑容。

    这种标准笑容可以精辟地概括为: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吃吗?”卡米尔犹豫了一下,将最后一块还没动手的蛋糕推到埃米面前。

    你终于想起帮你出钱的人一口都没沾连空气都没吃到了吗???

    埃米毫不客气地接过蛋糕嗦走全部的芒果肉。

    “喂。”

    “?”正在吞着最后一块芒果肉的埃米闻声抬起头。

    卡米尔指了指嘴角,埃米连续地擦了好几下,然而每一下都精准无差地避过了嘴角的奶油。

    卡米尔又指了指埃米嘴角奶油位置,这次埃米再一次不负众望地错过每一次擦到奶油的机会。

    ……这手法不去当盲狙手都可惜了。

    卡米尔沉默地伸出手想要擦掉埃米嘴角的奶油,指尖不小心擦过柔软的唇瓣,卡米尔缩手并别过了头。

    然而正在扫食蛋糕的埃米并未注意到任何不对,还咂吧咂巴着嘴说道:

    “你手好冰哦。”

    “嗯。”

    没人注意到围巾后的人红了脸颊。

FIVE

    自从甜品店事件之后,埃米和卡米尔的关系意外地缓和了很多。在学校偶尔碰见埃米会叫着卡米尔的名字冲他挥挥手,而卡米尔则会点点头表示回应。

    更有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学校八卦社社长凯莉口述,这俩人经常一起上学放学说说笑笑扭扭捏捏亲亲我我凄凄惨惨戚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苗头。

    然而当事人称,只是在开门的时候偶遇顺便一起上学而已。

    得,难道你们开门还互相约好几分几秒然后一起开制造偶遇的吗???你告诉我你们天天都在家门口同时开门???傻子才信。

    据埃米称,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他也很纳闷为什么每次刚一开门准备上学都能碰见自称刚准备走的卡米尔。

    这是什么玄学吗???

    凯莉听完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埃米的肩并说道:“对,这就是玄学。”

    然后跑去威胁卡米尔用五百根棒棒糖换她不在埃米面前揭穿卡米尔的套路。

    抱着五百根棒棒糖回教室的凯莉十分开心。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个学期。

    以至于双方家长都看不下去了。

    雷狮看着卧室房间里表面上在刷物理大题实则偷偷拿出手机发消息的卡米尔。

    艾比看着坐在沙发上边削芒果边对着手机傻笑的埃米。

    双方家长感叹了一句,果然弟大不中留啊。

SEVEN

    夏天的夜晚。

    艾比正边瘫在沙发上刷着今天更新的微博边按着电视遥控器跳台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偶像剧时,一道蓝色的身影唰的闪了过去瞬移到了门口。

    “老姐,我出门咯!!!”

    艾比丢下遥控器从沙发上坐起拖着腮帮子问道:“又去找卡米尔?”

    “当然不是啦。”

    “哦?”

    “这次是他先找我的。”埃米系好了鞋带,开心地转了几个圈。“好了我走啦。”

    “快滚,有多远滚多远。呕——”艾比翻了个白眼坐下,继续刷着微博。

    今天微博上热闹得很,各大cp纷纷发粮,连微博首页都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粉红色的泡泡。

    什么白色情人节黑色情人节灰色情人节彩色情人节在我大天朝的传统情人节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好吗!

    可怜我一个花季少女七夕这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弟弟被人约出去而自己只能瘫在家里刷微博。

    刚一刷新,首页第一条就是:

    “快看啊!!!凉桥那边有人表白!!我全程现场直播实况!!”

    让我看看是哪个小年轻这么大胆奔放。

    艾比点开视频,视频中的某骚包红领巾和某呆毛小矮子被众人围着起哄。

    哦。

    哦???

    哦!!!!!

    艾比猛得坐起来差点没撞到头,揉了揉眼睛确定视频中的人是化成灰她都认得出来的自家弟弟时,第一次尝到了心肌梗塞的感觉。

    我靠???!!什么情况!??!!!

    然而视频里面,被众人团团围住的埃米不知所措。表面慌的一批,实则慌的一批。

    卡米尔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围观,还有举着手机直播和开着闪光灯拍照的。人声越来越嘈杂,见状卡米尔拉着埃米逃离了人群。一堆人像潮水一般跟了上去。还有人手机没拿稳一不小心摔地上的,被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不小心踩到的,要求道歉却谁也不让谁开始撕起来的。

    总之,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卡米尔拉着埃米转了好几个十字路口,终于甩掉了身后那群八卦心堪称如狼似虎的人群。

    他们在一个小巷子里停下,长时间的奔跑让体力很吃不消,两人都气喘吁吁地看着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方都是一脸狼狈的样子。

    埃米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卡米尔也跟着轻轻笑出声。

    烟花升起的时候,他们都看见了彼此眸中最绚丽的烟火。













——————————————————————————

七夕节日七点时间七段文字ww

“今天七夕一定会有人抱着玫瑰花对你说三个字。”

“买花吗?”








评论(19)
热度(315)